扔掉仙人球

懒人是不该养花的。 养花需要人勤快。比如,什么样的花用什么样的土,什么时候浇什么样的水,哪种花喜欢哪种肥,哪种状况需要补充哪种微量元素等等,这些需要研究的知识我都懒得研究。我养花的方式就一个字:懒。花儿们能不能活下去,全看随不随缘。月季、文竹、杜鹃、金钱桔、茉莉、山茶、蟹爪兰,我都养过,但是,她们都弃我而去,不嫌弃我的,只剩下一些懒花,譬如君子兰、吊兰、各种各样的仙人球。这些花,要么不怕水,要么不怕干,很对我这种懒人的脾气。

我养得最多的花是仙人球。有的旋转着长,开金黄金黄的花;有的满身白绒,开纷红纷红的花;有的像小刺猬,开雪白雪白的花;还有的像小乌龟,开嫣红嫣红的花……这些球球都叫什么名字,用“识花君”查查就行了,但我懒得查。

在众多的仙人球中,最先走上我的花架的,是一种长成一瓣一瓣的球球。这种球球很容易让我联想起小时候七夕母亲做的金瓜香袋。

瓣瓣仙人球长得很快,繁殖力也极强。同时栽下的仙人球,其他的都不见长,唯有它,看着看着就长成了乒乓球,长成了鸡蛋,长成了拳头,长成了小南瓜……它一边快速地膨胀着,一边生出许多小球球。把小球球剥下来,丢在土里,立马就扎下根来,又长成乒乓球、鸡蛋、小拳头、小南瓜……没几年,我的阳台花架几乎全被这些仙人球蚕食了。

在炎热的夏季,这种仙人球可以开好几拨花,一拨几朵十几朵,银白色的花冠足有碟子大,长长的花筒,像极了乡下乐队的大喇叭。盛开的时候,一排,或者两排、甚至三排大喇叭排在一起,一起朝向阳光,气势煞是壮观。“大喇叭”的花蕊也很漂亮,雌蕊比较粗壮,像根舌头一样从喇叭口中伸出,顶端顶着十多根放射状的柱头。在喇叭口的四周,密密麻麻地排列了一圈丝状的雄蕊,每根雄蕊的尖端,都有一颗金黄的药头,歪着头,跟豆芽很相像。这些豆芽状的雄蕊,紧贴在筒状的花壁上,围绕在雌蕊的四周,像经过能工巧匠的编排,长短差不多,粗细差不多,距离也差不多,放眼看去,每朵花都是一件精美的艺术品。

初时,我把所有的花都视为好友,对这种瓣瓣仙人球自然也不例例外。后来,我渐渐发现,这个朋友不大友好。仙人球都长刺,但瓣瓣仙人球的刺比其他仙人球都长,都尖,好像还有倒勾。平时,它们用这又长又尖的刺,把我拒之远远。而我在给它们或给其他花浇水的时候,一不小心碰着它,那刺立刻就毫不留情地剌过来,沾在手指上,拔下来,会留下几个点状血痕。

对朋友,我向以宽容心待之。对这些带刺的“朋友”,我也尽量忍耐着。但是,花是要经常浇水的,有时,还得做做剪枝造型工作。这样,被尖剌扎伤的事就一次再次发生。我采取的第一个措施,是把那些小的球球全部淘汰,直接扔在垃圾筒里,不送友,也不送人。后来,又狠狠心,把几盆较大的球球也扔了,只留下一盆特大的。这盆特大的仙人球由七八颗拳头大的瓣瓣球组合而成,一两年来,我一直控制着它们的繁殖,球体上一出现分蘖出的小球,我立马抹掉,因此,这七八颗仙人球就长得格外健壮,它们的刺也长得格外长,格外尖。

微信上经常提醒,家里如种有仙人球,要毫不犹豫地扔掉,因为,它们喜欢伤人。我深以为然,但没有照着做。在一起相处这么多年,多少总是有些感情的。它们虽然扎过我,但也应该怪自己不当心。我忘不了我对它们的付出,也忘不了它们回馈给我的美丽。

三伏天,久久不雨,火辣辣的太阳当空烤着,阳台完全变成了一个大火炉,我不得不每天给花浇水,这样,与这些长刺的“朋友”接触的机会一下子增加了许多。我提醒自己当心点儿。但是小心着小心着,仍被它教训了好几次。

今天早上,我给花浇水时,它们又冷冷地给了我几下。大热天,心绪本来就不大好,它们这一出手,烦恼更增加一层。我不再忍了,把它们反倒出来,除去根上的土,一一拨拉进一个大塑料袋中。它们也许是不想离开,哗啦一声,塑料袋破成了片片,它们全钻出来,在地上乱滚着耍赖。我又找出一个更大更厚的塑料袋,把它们连同那个破塑料袋,一古脑儿扫了进去。

花架上少了这些长刺的朋友,阳台好像一下子平和了许多。我在摆弄花草的时候,再不用瞻前顾后了。

我喃喃地对自己说,年龄大了。对花朋友,人朋友,不妨做做减法。

20220809上午

[信息来源:中国寓言网    作者:凡夫]
发布时间:2022年08月09日

凡夫专栏


暂无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