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子新解 :至圣之乐

凌代坤

北门成在广漠的洞庭之野,听黄帝演奏乐曲《咸池》,刚开始惊恐不安,后来情绪渐渐平复,又百思不得其解;再听下去,迷迷糊糊,竟被其迷惑不已。

黄帝说:北门成你感觉应该如此吧。《咸池》虽然是用人演奏的乐曲,抒发的却是天道;按照人为的礼仪,阐述的却是天理。它描述四季交替变化,万物循环而生,它们忽然繁盛忽然衰败,春生秋杀有条不紊。宇宙间天清地浊,阴阳调和,从而产生光明的声音。当那些冬眠之虫,将要苏醒之时,我就用响亮的乐音代替春雷催醒它们。这乐曲看似结束,却寻不到它的尾声,看似开始又不知道它起自何方。忽停忽起,忽高忽低,变化万千,你根本无法把握下一个乐章的变化,所以你感到惊恐不安。

接下来,我用阴阳二气的和谐,描述日月光辉普照大地,这乐曲或短促,或悠远,或柔和或刚强;乐曲充满山谷,飘满沟壑,这乐曲使人忘记自己的视听,保持心灵的宁静,顺应万物气韵而行。这乐曲使鬼神独其幽,而不能出来作祟,日月星辰井然运行,而不失其控。我让乐曲停止在应该停止的地方,飘动在应该飘动的时候。你想思考却思考不出结果,你想遥望却一无所见,你想追赶却总也赶不上。渐渐的你会平静下来,内心一片虚静,因为虚静才能顺应世间万物的变化。

而后,我又演奏不太平缓的乐声,用自然的节奏加以协调,各种乐声一齐出现,就好像我们共同在追逐什么目标。虽然乐声众多却和谐的不露痕迹。这乐曲悠悠忽忽向远方飘去,不可挽留,无法挽留,最后归于一片寂静。

《咸池》演奏结束后的无声境界,虽然没有任何乐声,却具备了各种感人的力量,这种天然的音乐,至圣的音乐,寂静无声却直抵天之大道。所以神农氏赞美道:听之不见其声,视之不见其形,充满大地,包裹六极。

相传黄帝作《云门》《大卷》《咸池》三种乐舞,发明律吕,铸造乐钟,是中国礼乐的奠基人。

咸池,传说中太阳洗沐的地方。

《礼记乐记》:咸池,备矣。班固《礼乐篇》:黄帝曰《咸池》者,言大施天下之道而行人,天之所生,地之所载,咸蒙德施也。

屈原《离骚》:饮余马与咸池兮,总余辔于扶桑。

谢朓《新亭渚别范零陵云》:洞庭张乐处,潇湘帝子游。

陆游《岳阳楼》:轩皇张乐虽已矣,此地至今朝百灵。

苏轼流放海南遇赦北还时《六月二十日夜渡海》一诗借孔子黄帝抒怀:空余鲁叟乘桴意,初始轩辕奏乐声,九死南荒吾不恨,兹游此绝冠平生。

[信息来源:中国寓言网    作者:凌代坤]
发布时间:2022年12月01日

凌代坤专栏


暂无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