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耻的狐和廉洁的猫

有一个狐狸,说起来,真是无所不为的啦,凡是兽类以至人类认为可羞耻的事情,她没有一件不做过,并且都很公开,一点不隐瞒。不过,在她的说话中间最多的却是“知耻”两个字,她至少每天要说上七十遍;同时从她的座右铭一直到拜年帖,也都写着这两个字。这件事情,是很使她的朋友——猫,大惑不解的。

然而她的朋友猫呢,也有另一样怪癖。说起来,他也的确够贪和够馋啦。凡是他看到或想到的东西,他都想盗窃或占有,贪得实在是可说无比的了;而凡是可吃或甚至不可吃的东西,他都要吃,即使肚子胀破了也不停嘴;实际上他又偏偏不曾胀破过肚子,所以总永远吃不饱似地在吃。不过,在他的说话中间最多的却是“廉洁”两个字,他至少也每天要说上七十遍,或者还要多几遍。比较可靠的说法,是他盗窃或偷吃一次,平均说上三遍“廉洁”的光景。这件事,也很使他的朋友——狐狸,大惑不解的。

于是,在他们的友谊已经达到什么都可以交谈的时候,他们就谈到这两件事情了。

“不致见怪罢,有一件事,我是老早就想问了。您什么无耻的事情都做得出来,那是很容易理解的,我也看得多啦。可是您又那么喜欢说知耻两个字,喜欢得象您的生命一样,人家听来就仿佛您只认识这两个字似的。这里面,可有什么深奥的意义么?”猫问。

同时狐狸也问道:“哦,朋友,恕我冒昧,我也很久就想问您一件事啦。您是什么东西都要吞没进去,又馋得那么厉害,这是一点也不难明白的,至少我很理解。只是,您却不停口地爱说廉洁两个字,简直象一个念佛的老太婆一样,我几乎要相信您是佛教徒啦。嗳,这玩儿,是一种需要么?”

“唔,朋友,”猫回答道,“这件事情,您疑惑是无怪的,不过我自己倒是很明白的哩。倘若说是需要,那也不妨说有几分需要罢。”

“是嘛,我也可以同样告诉您。”狐狸也接着回答道:“说是有什么深奥的意义,那是可说完全没有的。不过,凡百事情,往往在自己并没有什么意义,而别人以为有大意义;而反之,别人看来毫没有需要,在我自己是很需要的。总之,什么事情都是我们自己理解得顶清楚罗。您说,不是么!”

故事就到此完结,因为狐狸和猫说了之后都只会心地微笑得很长久,谁都没有再说什么话。

[信息来源:中国寓言网    作者:冯雪峰]
发布时间:2003年02月24日

冯雪峰专栏


暂无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