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烨:亲近儿童诗歌

  ——第二届儿童诗研讨会上致辞

  张 烨

  各位来宾、诗友们好!

  很荣幸我能代表作协诗歌专业委员会致辞。在这座快节奏的城市里,在坐各位都扔下手头繁忙的工作,迎着晨光匆匆赶至文艺会堂,相聚一起共同探讨儿童诗歌的现状和发展趋向,我以为具有深远的意义。我想谈三个方面。亲近儿童诗歌

  其一、对儿童诗的关注。

  少年儿童的生活不能没有诗的阳光沐浴,不能没有诗的雨露滋润,不能没有诗情的精神营养。少年儿童阶段是阅读儿童文学(尤其是儿童诗歌)的最佳时期,也是儿童个人素质的奠基时期。这一时期多阅读多积累,对于他们今后的成长和发展具有重大的作用,理应引起诗歌界和广大民众对儿童诗歌的关注。目前中国文坛好像更注重儿童小说、散文,对儿童诗歌的关注还远远不够。

  其二、儿童诗歌取得不俗的成绩。

  儿童诗歌是中国新诗百年中的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是一个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百年来儿童诗歌所取得的成绩是可圈可点的,读着那些历经大浪淘沙流传下来的儿童诗歌,就像走进了一个大花园。一首首优美感人、生趣活泼、开启心智的儿童诗歌,宛如色泽缤纷的花朵,芬芳扑面而来:柯岩《小迷糊阿姨》、郭风《叶笛集》、任溶溶《一个可大可小的人》、圣野《欢迎小雨点》、金波《会飞的花朵》、樊发稼《春雨的悄悄话》、孙毅《癞蛤蟆不是想吃天鹅肉》、张秋生《校园里的蔷薇花》、刘崇善《中学生进行曲》、鲁兵《小猪奴尼》、洪汛涛《天灯在看你》等等。所有这些诗歌,可谓伴着我们成长,与我们共度时光。这些著名的诗人是儿童诗歌的开拓者、引领人。文学史会记住他们的贡献。

  其三、希望成人诗人也写点儿童诗

  当下诗坛的审美趣味低俗化走向,令人吃惊和忧患。要警惕这种倾向侵入儿童诗歌,不是没有道理的。今天,不少儿童的想象力正在萎缩,他们被家长逼迫学习多种技能,小小年纪被束缚捆绑在对知识的单纯记忆之中,头脑被各种知识填得满满的,丧失了天真、想象的空间和创造力。这使我想起“救救孩子”这句话。综观诗歌界,写儿童诗歌的年轻诗人实在太少了,已出现青黄不接的现象。因而,借此机会,我们呼吁广大的成年诗人要多多关注儿童诗歌、亲近儿童诗歌、热爱儿童诗歌,拿起笔来抒写儿童诗歌。

  时代在变化,儿童诗歌的创作理念、观念以及艺术表现手法都需要不断更新。只有不断充实,不断增添鲜活血液,不断求新求变,我们的儿童诗歌才能与世俱进,儿童诗歌的花园才会绚丽多姿,儿童诗歌的星空才会星光璀璨。

  2016年9月18日于上海一梦楼

[信息来源:中国寓言网
作者:寓言评论]
发布时间:2016年10月19日

暂无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