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好寓言

寓言是多姿多彩的,寓言的不同分类方式有很多种,各种寓言门类中都有好寓言。

吴秋林著《寓言文学概论》(辽宁少年儿童出版社1991年2月出版)中指出:我以为新的分类方式的基本精神应该是开放式的,即从多个角度审视寓言,对寓言进行分类……以角色分类,这是过去分类的起点;以内容分;以体裁分;以题材分;以读者对象分类;以边缘性品种分等。

有人认为寓言就是“真理的剑”,只有针砭时弊,鞭挞丑恶的寓言才是好寓言。其实,寓言并非只能以针砭时弊为内容,还有很多别的内容可以写,针砭时弊寓言只是众多寓言家族中的一种。很多针砭时弊的寓言确实是好寓言,但是并非凡是针砭时弊的寓言都是好寓言,而那些并没有针砭时弊的寓言中也并非就没有好寓言。不应用写了什么来区分寓言的好坏,而是应该看寓言本身写得怎么样?

金江寓言《从岩石缝里长出的小草》发表在《童心寓趣》(香港教育统筹局2006年6月)是一篇佳作,这篇寓言并没有针砭时弊、鞭挞丑恶,寓言家对小草乐观面对艰难生存环境,和谦虚感恩心态加以赞美。彭文席《小马过河》(载《新少年》1955年11月),本文告诉孩子们的寓意是:听别人的话要加以分析,并且自己要敢于实践。

公木、朱靖华选注的《历代寓言选(上下册)》(中国青年出版社1985年9月出版)书中欧阳修《归田录》中的《熟能生巧》,程世爵《笑林广记》中的《懒妇》,还有大家熟知的古代寓言《愚公移山》《杯弓蛇影》等都并非针砭时弊的内容,很多寓言只是通过有趣故事,告诉大家一个耐人寻味的深刻道理。

我们要对寓言有全面的认识,不要以偏概全、妄下结论。讨论问题要有切入点,比如从哲学角度看寓言,从文学角度看寓言,从美学角度看寓言,从修辞学角度看寓言,等等。不考虑任何前提条件,把某一点无限夸大,大到绝对程度,就是谬误。我们不能以个人的喜好为判断标准,应该辩证地、全面地分析和判断问题。网络时代,各种信息和观点我们都能够看到,不要偏听偏信,应该听听不同的意见。自己深入思考,然后有主见地做出自己的判断,不能人云亦云。

打开新改版的“中国寓言网”首页,就会见到右上侧“智慧的花,哲理的诗、真理的剑、人生的歌”16个醒目的大字,完美诠释了寓言文学的主要特性,我们应该全面地理解。无论何种寓言的主题,无论何种写法,写得好才是好寓言。这好比厨师烹饪菜肴,要根据不同的食材,采用不同的烹饪方法,加入不同的佐料才能烹饪出美味佳肴。不能不分食材,不分食客喜好,简单地认为“多加辣的就是好菜”。

究竟什么才是好寓言呢?所谓好寓言,是相对于写得一般的寓言而讲的。同一篇寓言作品,有不同的看法也并不奇怪。我认为,寓言各门类并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不管是儿童寓言还是成人寓言,不管是长寓言还是短寓言,不管是针砭时弊寓言还是关爱他人寓言……只要故事新颖有趣,耐人寻味,给人以教育和启迪,那么就是好寓言。寓言分类方式很多,要写好哪一类寓言都不容易,但是哪一类都可以出好作品。寓言作者如果偏爱某一类寓言,无可非议,但是没有必要因自己偏爱某一类寓言而有意无意贬损别的类型寓言。

在庆祝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成立三十周年活动中,有50篇寓言作品被评为“中国当代寓言名篇”,有40本寓言集被评为“中国当代寓言名著”。在这些评选出的作品和著作中,包含有不同门类和不同风格的寓言作品和寓言著作。可见当今寓言界是包容和鼓励不同类型、不同风格寓言创作的。许多寓言家并非只写一类寓言,他们的作品往往涉及众多的门类和品种。作者感叹寓言作品发表难,其实真正难的是创作出好作品,有了让人耳目一新的佳作,不怕“嫁”不出去。网络时代尤其需要克服浮躁,要耐得住寂寞,认真阅读名著和创作理论书籍,才能不断提升创作水平和作品质量。寓言门类很多,任何一个门类要写出好作品都不是轻而易举可以做到的,需要我们不断努力创新突破。

寓言作者感叹有些报刊不用寓言,感叹寓言作者和作品没有得到应有的关注和重视。寓言创作是相对小众的写作,作为寓言作者我们应该坦然面对现实。在文学的大花园里,寓言似乎是一朵不起眼的小花。但当你真正爱上它,并仔细用心地观赏它的时候,你就越发感到它的美丽和芬芳,越发领略到他的珍贵价值了。不管人们怎么看待寓言,寓言犹如最美的钻石,就算过了千万年,仍然璀璨闪耀。

钱欣葆 寓言童话乐园网: http://www.qianxinbao.com

钱欣葆的博客网址: http://blog.sina.com.cn/qianxinbao

钱欣葆 微博: http://weibo.com/qqxxbb?source=blog

邮 箱: 1370274336@qq.com qxb7777@sina.com

[信息来源:中国寓言网    作者:钱欣葆]
发布时间:2020年05月11日

暂无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