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变叶永烈

  著名寓言作家叶永烈先生于5月15日9时30分在上海长海医院病逝,享年80岁。

  24年前,叶先生曾到襄阳签名售书,我全程陪同,并写了一篇文章。现刊发此文,同时选载叶先生寓言一组,以作为对叶先生的怀念和悼念。

  百变叶永烈

  凡 夫

  爱看书的人,知道叶永烈这个名字的恐怕不少。他的的书浩浩瀚瀚,如今已有150多部,写作速度之快,数量之多,令人叹为观止。

  有人请他为自己画一个像,叶永烈微微笑着说,读者以为现在中国有两个叶永烈,一个是专门写科普文学的叶永烈,一个是专门写重大历史题材的叶永烈。这就是我的形象。

  其实,叶永烈何止两个?他是百变的。除了写科普文学和传记文学的叶永烈以外,还有一个写杂文的叶永烈,一个写小说的叶永烈,一个写散文的叶永烈,一个写寓言的叶永烈,一个写儿童文学的叶永烈,一个写科幻文学的叶永烈,一个写电影的叶永烈……把这些叶永烈请到一块,足足可以坐一大桌子。

  在初中、高中统编教材里,有一个写杂文的叶永烈。《真理诞生于一百个问号之后》想来很多人都学习过。这个叶永烈出版过杂文集《人才成败纵横谈》。

  在许多家庭的书架上,有一个写科普文学的叶永烈。以他为主创作家之一的《十万个为什么》,是中国影响最大的科普读物;他创作的《小灵通漫游未来》,一出版就印了300万册,成为少年儿童最喜爱的图书之一。

  在各种寓言选集中,有一个写寓言的叶永烈。《电视机剪辫子》《小猫剃胡子》——提起这些寓言,小朋友和曾经是小朋友的大朋友,就会想起这个叶永烈。

  在《人民文学》、《收获》等杂志上,文学爱好者会读到一个写小说的叶永烈,这个叶永烈的小说集已经出版。

  《今日上海》杂志创刊号上有一篇散文,题日是《楼下是商海》,作者从楼上写下去,从清晨写到深夜,娓娓道来,有情有趣。作者的名字:叶永烈。这个叶永烈最近推出了两本散文集,一本是《我的家一半在美国》,另一本叫《一九九七逼近香港》。

  近几个月,许多报刊都报道了这样一则消息,北京、上海两家电影制片厂耗资亿元拍摄巨片《大闹天宫》,首次采用电脑制作,目标是打入欧美市场。这部影片的编剧也叫叶永烈。

  不过,这些叶永烈都是一个人,他出生在温州,定居在上海,近两年旅居美国,年龄五十有六,一副近视眼镜,一身寻常打扮,平平易易,朴朴实实。这应了一句话:许多把自己打扮成作家模样的人,其实不是作家;而真正的作家反倒不像作家。

  叶永烈颠覆了一个传统理论,文学创作必须专,不能什么都写。他偏偏什么都写。依他的见解,木匠做桌子、椅子,也做床;画家画山水,花鸟,也画人物;作家就是文字家,最好不要固定一个什么家,在前面加一个定语,什么科普作家、传记文学作家,等等。写什么不重要,关键是要写得好,写得读者愿意看。

  叶永烈说:写书有两样写法。一种是我想写什么就写什么,你爱不爱看是你的事。过去,我就是这样。小说在《人民文学》、《收获》上发了,就认为品位很高。可是,小说集印出来,只能印几千册。现在我倒过来,读者喜欢什么就写什么,跟踪热点,了解热点,反映热点,写每本书之前,都要反复琢磨,读者喜欢不喜欢。何智丽的事发生后,人们很想了解她。我就写《何智丽风波》,只用了半个月。写书要为读者服务,读者想了解的事,就是我要写的。

  叶永烈成功地找到了一条文学与市场接轨的路子。出版社喜欢出他的书,发行商喜欢发他的书,读者喜欢看他的书。他在武汉签名售书,一天签了2500本。到襄阳来签名售书,半天签了1000多本,圆珠笔换了三根,午饭时,仍不断有人抱着一摞一摞书来“开后门”。

  叶永烈是北大化学系毕业生。科学的训练使他养成了严谨的创作态度。在他的传记文学里,找不到“他吸了一口烟”、“他喝了一口水”之类的描写。他说,我没法看到主人公当时的动作。他在书中写领袖们说的话,都可以查到出处。他每写一本书,都要查阅大量资料,采访许多当事人。他称他的书都是跑出来的。也许正因为这样,他写“文革”的书和写领袖的书,通过审查都很顺利。庄则栋一直不愿意接受采访,看了《何智丽风波》以后,他的姐姐找到叶永烈,要叶永烈写写他。

  叶永烈近几年的所有作品,都是他自己用电脑敲出来的。不久前,他在一篇文章中把电脑、传真机、复印机、粉碎机称为他的新文房四宝。他说,写书人要耐得寂寞,爱热闹的人很少能坚持这个行当。他写传记文学时,几个月坐在屋子里,什么活动也不参加,只有在完成一本书后,才出来参加一点儿社会活动。

  叶永烈称自己是一个“旧闻记者”,专写过去式新闻。他说,历史上有许多重大的东西,当时不能写,过了十年二十年再写,很有认识价值。在旧闻中,常常可以挖掘到重大新闻。我写一些人,就是要浓缩一段历史。

  从写科普文学到写传记文学,是叶先生创作上的重大转折。问他今后还会不会再转,他说,最近台湾一家电影公司要他写一本武侠神话,50万字,6月就可以出书;有几部电影正在写;还要为一些刊物写散文。

  真不可思议!叶先生,你有三头六臂?

  1996年5月7日

  发表于当年《人民日报(海外版)》

  叶永烈科学寓言三则

  小猫刮胡子

  叶永烈

  咯吱,咯吱,主人的两腮满是白花花的肥皂沫,他正对着镜子,聚精会神地刮胡子。

  小花猫在一旁仰着脑袋,碧绿碧绿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主人刮胡子。

  主人刮完胡子,走了。

  小花猫觉得自己的胡子老长老长的,太难看,就学着主人的样子,也把胡子刮得干干净净的。

  晚上,小花猫追捕老鼠。老鼠很狡猾,从墙上一个小洞里钻了过去。

  小花猫追了过去,却一头撞在墙上,撞得鼻青脸肿。

  猫妈妈看见了,耐心地对小花猫说:“你的胡子好比一把尺子。你能不能从洞里钻过去,先要用尺子量一量。你把尺子刮掉了,当然会碰得头破血流!”

  从那以后,小花猫再也不刮胡子了。

  选自1963年第2期《小朋友》

  侦探与小偷

  叶永烈

  一个大侦探由于屡破疑案,名声大振。小偷和强盗一听到这位大侦探的名字,就吓得浑身发抖。

  有一天,大侦探正在家里,忽然响起了门铃声。

  门口站着一位陌生的留着长胡子的客人。大侦探很客气地把他请了进来,递了一支香烟给他。

  客人说明了来意:“侦探先生,我打心底里敬佩你。我也很想当一名侦探,不知道该从哪儿学起?”

  大侦探微微一笑,不假思索地答道:“先生,为了答复你的问题,请允许我打个比方。比如,你是一个小偷——”

  “你刚才按我的门铃,就在门铃上留下了你的指纹。根据指纹,就可以把你查出来。”

  “你走进客厅,在打蜡地板上留下了你的一行很清晰的脚印。根据脚印,我可以判断你是男性还是女性,我还可以根据脚印的长度推算出你的身高。”

  “你坐在我的沙发上,留下了你的气味。我可以让警犬闻一闻这气味,跟踪追击,把你抓住。”

  “你抽了我递给你的香烟,把烟蒂扔在烟灰缸里。在烟蒂上,就留有你的唾液。我可以从你的唾液中,查出你的血型。”

  “你刚才还用手捋了一下你的长胡子。我注意到,在你捋胡子的时候,有一根胡子掉了下来。照理,根据这根胡子,我也可以断定你的血型。不过,我还注意到,你的胡子是假的,是粘上去的……”

  说到这里,大侦探用手一把抓住客人的胡子,用力一拉,把胡子全部拉了下来。

  客人浑身哆嗦,黄豆般的冷汗从前额滚了下来。

  原来,这位“客人”是个小偷。他化装成老头儿,来到大侦探家里,本来想摸大侦探的底,弄清大侦探破案的奥秘。谁知大侦探在门口一眼就看穿了这个假老头儿的真面目。正因为这样, 大侦探说 “比如,你是一个小偷——”就把“客人”吓了一跳。当大侦探一一说明他的侦探技术时,把小偷吓得魂不附体,坐立不安,冷汗不由自主地冒了出来。小偷一边听,一边暗暗佩服,心想:“我已在门铃上按了一下,在打蜡地板上也走了几步,还在沙发上坐过,又抽了香烟,捋了一下胡子……都给他留下了破案的线索!”

  小偷原形毕露,狼狈极了,低头哈腰向大侦探求饶。大侦探倒很宽宏大量,并没有把他抓起来交给警察局。

  大侦探拿起笔,刷刷地在纸上写了几个字,然后把纸条装进信封,封好,交给小偷。

  大侦探对小偷说:“先生,我还是言归正传,你到我这儿来,是为了了解我的侦探经验,现在,我已经把自己毕生的侦探经验写在纸上。你回到家里拆开一看,就会明白,我的经验并不保密,因此,你可以把我写在纸条上的话,交给你的同伙们看。”

  小偷实在猜不透大侦探在纸条上写些什么。他急急忙忙回到家里,马上拆开了信封,掏出了纸条。

  纸条上写着什么呢?

  写着这样十个字:

  “若要人不知,

  除非己莫为!”

  选自1981年10月28日《中国少年报》

  森林旅馆关门啦

  叶永烈

  森林里来来往往的旅客很多,没有一家旅馆,大家都觉得很不方便。

  小兔子受老虎大王的委托,负责开办森林旅馆。

  小兔子从来没有住过旅馆,心里没数,幸亏他跟人类是好朋友,就一蹦一跳,一蹦一跳地走出森林,到好多家人类的旅馆参观,学习。

  小兔子回来以后,就仿照人类的旅馆,造起了森林旅馆。嗨,每个房间里放着一张床,铺着雪白的被子,床单,漂亮极了。

  在森林旅馆开始营业的那天,许多旅客前来借宿,把小兔子忙得四脚朝天。

  那二天,小兔子打开“旅客意见簿”,他满以为上面一定写着一大堆表扬的话。出乎意料,旅客们的批评,比兔子身的毛还多!

  请看:

  我是个高个子,房间太矮,弄得我连脖子都无法伸直。

  ——旅客长颈鹿

  我喜欢背靠着树,坐在那里睡觉,我不需要床,也不需要被子。

  ——旅客狒 狒

  在睡觉的时候,我喜欢把耳朵贴在地上。这样,一有声响,我马上就会醒来,我不需要床!

  ——旅客小花狗

  我一向是倒挂着睡觉,不需要床。在房间的天花板上,我找不到钩子,弄得我没处倒挂,无法睡觉!

  ——旅客蝙 蝠

  拖鞋太小,连我一个脚丫子都放不进去。

  ——旅客大 象

  我是站着睡觉。房间里放着床,反弄得我只好站在一个角落打盹。

  ——旅客大红马

  ……

  这些旅客,还纷纷到老虎大王那里去告状。这样,森林旅馆只开了一天,就关门了。

  小兔子被老虎大王撤掉了森林旅馆经理的职务。

  小兔子很伤心,眼睛都哭红了,鼻子不住地一搐一搐。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辛辛苦苦办起了森林旅馆,反而招来了一大堆意见。

  你能向小兔子解释其中的原因吗?

  选自1983年1月少年儿童出版社《侦探与小偷》

  叶永烈(1940- ),笔名萧勇、久远、叶杨、叶艇,浙江温州人。上海作家协会专业一级作家,中国科普作家协会常务理事。著有寓言集《侦探与小偷》和各类文学著作150余部

  著名作家叶永烈去世,享年80岁

  2020-05-15 19:50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媒体

  记者从上海作协获悉,著名作家叶永烈今晨(5月15日)9时30分在上海长海医院病逝,享年80岁。

  叶永烈,1940年7月生,浙江温州人,毕业于北京大学化学系,著名小说家、历史学家、报告文学作家,早年从事科普科幻创作,笔名萧勇、久远等,以长篇小说及纪实文学为主要创作内容,曾任中国科学协会委员、中国科普创作协会常务理事、世界科幻小说协会理事。

  叶永烈18岁开始发表科学小品,1959年在上海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第一部科学小品集《碳的一家》。1960年20岁时,他成为《十万个为什么》主要作者编写,1961年完成《小灵通漫游未来》;之后从事科普创作,1979年3月,被文化部和中国科协联合授予“全国先进科普工作者”称号。

  1976年春,时任上海电影制片厂编剧的叶永烈发表科幻小说《石油蛋白》,1981年,叶永烈任导演的电影《红绿灯下》获第三届电影百花奖最佳科教片奖。

  1983年之后,叶永烈开始由科普和科幻作品创作转向纪实文学的创作。1984年,出版《小灵通再游未来》,之后又出版了《小灵通三游未来》。

  叶永烈对自己的创作做过一次数字总结:“前段时间我整理了我的科普作品,叫作《叶永烈科普全集》,有28卷,1400万字;我的纪实文学作品是1500万字;还有行走文学,《叶永烈看世界》21本,现在已经全部出版,500万字。”

  2015年开始,叶永烈从纪实文学转向长篇都市小说的创作,经过三年努力,完成135万字的“上海三部曲”。这三部长篇小说,并无故事上的联系,而是从不同的角度反映不同历史时期的上海。叶永烈作品《红色的起点》《历史选择了毛泽东》《毛泽东与蒋介石》构成总字数150万字的“红色三部曲”,输出多种语种版权。“红色起点”这个生动、形象而准确的概括,向全世界告知了上海在中国共产党历史上的作用与意义。

  来源:解放日报·上观新闻

  原标题:《著名作家叶永烈去世,享年80岁》

[信息来源:中国寓言网
作者:凡夫]
发布时间:2020年05月16日

凡夫专栏


暂无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