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忠义寓言(三)

2004年

新 星

陈忠义

距离地球100多亿光年外的河外星系,有一颗恒星诞生了。他向茫茫宇宙不断地放射出耀眼的光芒,期盼着在遥远的星际找到自己的知音。

漫漫岁月在无边的寂寞中飞快消失,一个世纪接着一个世纪。这颗恒星很快度过了自己的童年时代、少年时代、青年时代、中年时代、进入暮年时代。距今20亿年前,这颗恒星终于耗尽了全部能量,死去了。

又过了20亿年,地球上的人类终于“发现”了这颗恒星,“啊,一颗新星诞生了!”

“新星”的星光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说:“唉,你们现在看到的星光是我100亿年前放出的,而我早在20亿年前就已死去了!”

“不,你别吹牛了,你才诞生几天。前几年,你所在的这片星空还是黑暗一片!”

“新星”的星光难过地说:“多么荒唐可笑!我活着的时候,默默无闻;而我死后,却成了‘新星’!”

(《发明与创新》2004年7期下半月学生版))

2005年

电鳐和电鳗

陈忠义

在法国和意大利的沿海,有种长着扁平的身子,浑身光滑无鳞,拖着条肉滚滚的长尾巴,看上去像一柄大蒲扇的鱼,他体内有种奇特的放电器官,能根据自己的需要,放出80~220伏的电流,足够击毙一条大鱼,这种奇怪的鱼叫电鳐。有些患风湿病的老人,在退潮后的海滩上寻找电鳐治病,他们躺在电鳐身上,利用电鳐放出的电流治病,效果很好。对有些退潮后受阻沙滩的电鳐,人们总是小心翼翼地把他们放回海里。

南美洲亚马孙河里也有一种和人腿一般粗,两米多长的奇鱼,他的名字叫电鳗,也能放出300~500伏的电流,经常袭击在河中饮水的家畜和游泳的人,一旦成为他攻击的目标,便难逃厄运。面对这江河中的霸王,人们想尽各种办法来捕杀消灭他们。

有一天,亚马孙河里的电鳗和大西洋的电鳐碰头了,电鳗对电鳐的幸运非常羡慕,想想自己的艰难处境,他又十分伤心,不解地问:“电鳐兄弟,你我同为江海里的鱼类,名字都带个‘电’字,都能同样放出强大的电流,为什么人们对我们的看法如此不公?”

电鳐深沉地说:“这要从我们自身找原因了,我们活在世上究竟为人类做了些什么?”

(《少儿画王》2005年1-2期)

经全国中小学教材审定委员会2003年初审通过义务教育课程标准实验教科书:

采磨菇

陈忠义

雨过天晴,灰兔和白兔去采蘑菇。

灰兔发现草地上有一朵蘑菇,他不屑地说:“太小了,没劲!”走着走着,大树下又出现了两三朵蘑菇,他仍看不上眼:“太少了。等出现一大片蘑菇时再采,多带劲!”

就这样,他一直往前走着,他盼望的大片蘑菇却始终没有出现……

白兔一看到蘑菇,不论大小,马上采进篮子里。一两朵也好,三五朵也罢,都不放过。

太阳快落山了,白兔的篮子渐渐满了,而灰兔的篮子还是空空的。灰兔急哭了。

白兔把蘑菇分了一半给灰兔,认真地说:“因为你放弃了那不起眼的一两朵蘑菇,所以才会失去满满一篮子蘑菇!”

(西南师范大学出版社:义务教育课程标准实验教科书《语文》二年级上册,2005年5月第二版P115-117页)

[信息来源:中国寓言网    作者:陈忠义]
发布时间:2020年05月23日

陈忠义专栏


暂无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