嵊州会前

1984年长春白天鹅宾馆聚集了一批我国寓言作家、评论家,共同写下了中国文学史上的一笔: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正式成立。

那么多神交已久的前辈、文友在眼前成了“活生生的人”,我当时的兴奋可想而知!那首脍炙人口的军歌作者公木先生竟成了我们的会长,他那向后翘起、不屈的头发成了诗人的象征。开幕前一天晚上在宾馆书画室,他和我很敬重的师友黄瑞云教授差点争执起来,事因是瑞云先生的贺诗竟是写在两张拼起来的报纸上的,公木先生要他用宣纸重写,以便和其他名家的贺词(记得其中好像有冰心老人的)一起挂出来。瑞云兄的个性众所周知,公木先生几乎是求他了,我赶紧发挥善打圆场的特长,瑞云兄最后嘟嘟嚷嚷地就范,边写边念:“你们这些人也真奇怪,到底是要诗,还是纸!……”呜乎,我也被他说了进去。

寓言界最早和我联系的是马达先生。在长春首次会面,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大概是1978年我无意中看到北京出版社出版的刊物《新时期》,其中竟有个当时我正迷恋的“现代寓言”专栏(那场才过去的、革文化命的运动,将我的诗情也革得干干净净,1975年,我再次提笔发表的作品却是寓言)。于是,我用八分钱邮票寄去了一篇作品,过不久发表出来,那便是《宰鸡与偷鸡》。我很敬佩那位不相识编辑的眼光和胆识,须知反贪污那是多年后的事啊(1984年省作协开我作品讨论会时就好心地将这篇作品排除了,说:免得有人说你:“矛头朝上”)。该社编辑马达先生很快又给我发来信,介绍了当时我国寓言创作的情况和名家。后来,通知我到长春开会的正是马达先生。

在长春我了解了不少寓言作家过去的遭遇,但金江、瑞云先生等无怨无悔、矢志不渝地钟爱于寓言文学。二十年过去了,我追随着大家,至今仍未离开这片园地,只是太懒,大有江南才尽之感,汗颜!目前,我国寓言文学的发展有着有利的氛围,长江后浪推前浪,喜爱寓言文学的人越来越多,特别是网络为寓言的发展开拓出广袤的天地,寓言呼唤着创新,寓言呼唤着新人,寓言呼唤着读者!再过几天就将在浙江嵊州开协会的年会了(10月10日至13日),我的思绪已提前到会!仇老、金江老、瑞云、马达、发稼、建华、杨啸、蒲清、靖华、罗丹、凡夫、秋林、长山、武林、石飞、必铮、冰冰、少军、晓舟……及诸位文友,一路顺风!

[信息来源:中国寓言网    作者:叶澍]
发布时间:2020年08月04日

叶澍专栏


暂无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