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鹤鸣寓言研讨会小结

我受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及樊发稼会长的委托,对张鹤鸣作品研讨会作一个小结,这次研讨会时间短,成效高,影响大。今天2007年8月28日,在浙江瑞安,写下了中国当代寓言史上新的一笔:我国寓言文学界第一次召开了寓言剧的研讨会。对于我国当代寓言的发展具有深远的意义。

我国寓言界和儿童文学界的评论家、作家:樊发稼、金江、黄瑞云、顾建华、凡夫、杨绍军、刘崇善、谭旭东、张锦贻、马长山、安武林、刘岚、邱国鹰等以及浙江的同仁刘文起、叶坪、冰子等对张鹤鸣的寓言和寓言剧作了较深层次的研讨。与会同志认为张鹤鸣同志的《醉井》、《喉蛙公主》两本新作是我国当代寓言创作新的成果,从三个方面对他的作品作了肯定:一、肯定了张鹤鸣寓言是一种创新。他的作品思想性强、贴近生活,将戏剧、小说、童话的创作手法融进了寓言,增加了寓言的故事性、可读性。二、肯定了张鹤鸣寓言剧对于扩大中国当代寓言的成果和影响作出了显赫的成就。在目前全国处于领先地位,成为我国寓言剧的开拓者。三、肯定了张鹤鸣同志培养新人,为培养浙江、瑞安的寓言文学和儿童文学新人意义重大,这是他献给未来的一颗赤炽的心。

张鹤鸣同志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产生于浙江瑞安不是偶然的。出现张鹤鸣现象的环境,我们认为有以下三点:1、瑞安市委、市政府、文联重视文学创作,特别是寓言文学,为作家和作品的诞生提供了有利的环境。2、浙江省寓言作家之多,成果之硕大,在全国是少见的。这是因为浙江有金江先生、彭文席先生这样全国闻名的寓言作家,在他们的影响示范下,出现了浙江高水平寓言作家群。张鹤鸣同志为这个作家群增添了光彩。(湖北也是这样,有黄瑞云、凡夫的带领,湖北的寓言作家也很多)。3、张鹤鸣同志取得成就是他个人的勤奋、努力、终生奋斗的结果。他的生活积累深厚,多年在戏剧领域的耕耘,因此,当他进入寓言写作时起点高,功夫在诗外。别林斯基说过,寓言应该是中小型小说和戏剧(大意如此),张鹤鸣的寓言和寓言剧就是在这样的艺术功底下获得的成果。

对于召开一次个人作品研讨会受益的不仅是作者个人,甚至是可以推动全国的创作。我个人认为这次讨论会就有这样的效果,我们认为:对于与会者有很大的裨益,有些意见也会促进作者的进一步提高。“寓言——一部小说的种子,寓言——一篇论文的精粹”,张鹤鸣的寓言剧,提示我们在扩大中国当代寓言的成果和影响,通过戏剧,作用是非凡的,希望张鹤鸣同志和有更多的同志,创作寓言剧,将当代寓言改编为电视剧本、动漫脚本,那对于寓言传播和发展影响将无可估量。

我这也算不了小结,只是听了大家的发言,人个的心得,如有不妥之处,请大家批评。我们预祝张鹤鸣同志和浙江瑞安的同仁取得更大的成就。

叶 澍(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副会长)

2007年8月28日下午

[信息来源:中国寓言网    作者:叶澍]
发布时间:2020年08月04日

叶澍专栏


暂无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