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木匠(外二则)

傍晚,我从寒儒斋内读书出来,看见在我家做木工活的木匠师傅还没收工,便劝他洗手休息,准备吃晚饭。于是,木匠师傅在木屑中寻找并整理他的工具。当他把锯子另一端的麻绳松掉时,我好奇地问:“师傅,今天放松明天绷紧,这样做不是很麻烦吗?”木匠师傅笑笑说:“这把锯子随我十几年,我每每收工时都把它松下来。因为它一天到晚都绷得很紧,如果连夜间休息都得不到放松,就会影响它的使用寿命!”

听完木匠师傅的话,我拍拍自己发胀的脑袋,似乎明白了许多。

发表于1995年7月20日江苏省泰州市《泰州市报》文学扩大版第1版

牛和鞭子

“叭”地一声,农民挥鞭落在牛的屁股上。牛痛得使劲背起犁来。

牛蔑视了鞭子一眼,说:“我背起沉重的犁,耕起板结的土,你打我,忍心吗?”

鞭子无奈地说:“打你的是我,但我是被人抓在手中的!”

发表于1995年7月20日江苏省泰州市《泰州市报》文学扩大版第1版

养蜂人放蜂

春天,养蜂人把一箱箱蜜蜂抬进油菜花丛中。蜜蜂们在花丛中高兴地飞来钻去。

有人说:“这样放蜂不好!”养蜂人问:“那你的高见呢?”

那人说:“应将这些蜜蜂密封在箱里,让他们静下心来酿蜜!如此东跑西窜,就是能酿出蜜来也不多啊!”一番话,说得养蜂人哭笑不得。

发表于1995年7月20日江苏省泰州市《泰州市报》文学扩大版第1版

作者:朱麦完地址:安徽省芜湖市南陵县许镇镇金阁村

邮箱:1736307589@qq.com

[信息来源:中国寓言网    作者:朱麦完]
发布时间:2020年08月11日

朱麦完专栏


暂无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