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子:乱世污浊,不若做一只苟且偷生的乌龟

之前,我们分享了《庄子》里面 “惠子相梁”的故事。在庄子眼中,“国相”之位不过是一只浑身恶臭的死老鼠罢了。可是,这是否是庄子的故作姿态呢?毕竟惠施也只是被人挑拨而已。但是,当被别人视作珍宝的东西真的要送上门来的时候,是不是还是死老鼠呢?

在庄子同时代的战国时代,楚国有个著名的国君,叫楚威王。他一生以恢复楚庄王时代的霸业为志业,在他治下,楚国的经济、军事得到了迅速的发展,疆域也得到了较大的扩张。而在那个时候,庄子虽然辞官不做,但是其才学也是传遍天下。楚庄王心怀大志,心想,庄子这么一个人才,对自己的事业一定有帮助的,便派了2个高级官员去请庄子辅佐自己。

这两个官员来到庄子的隐居之地后,前前后后找了许久,终于在濮河岸边找到了正在悠哉游哉钓鱼的庄子。两个人连忙上前施了一个大礼,并说到:“我们大王要聘您为相,并把楚国的事务托付于您啊,请您上车跟我们回去吧。”如果说之前,庄子只是嘴巴上说说,“尔视之若珍宝,吾视之如腐鼠”。但是现在,这个被别人当作珍宝的东西,真的送上门来了,看看庄子怎么回答的吧。

听了两个使者的话,庄子依然手握鱼竿,眼睛盯着浮子,头也不回,只是淡淡的说道:“我听说楚国有只神龟,已经三千岁了,不久之前死了,楚王吩咐用锦缎裹着神龟的骸骨放在竹匣中,供奉在宗庙之上。二位说说,这只神龟,它是宁愿死去留下骨头享受人们崇拜的香火呢,还是苟活在世,摇着尾巴在烂泥中爬行呢?” 两个官员不知庄子什么意思,只能陪笑着回答:“当然是苟活在世,摇着尾巴在烂泥中爬行啊。” 庄子就等着他们这个回答,直接说:“两位请回吧!现在,我要摇着尾巴,在烂泥中爬行去了,恕不远送了。”

由此可见,庄子和惠施所说,他的相位不过是一只浑身恶臭的死老鼠,这并不只是说说的。人人趋之若鹜的功名利禄,在庄子眼中,却是唯恐避之不及。事实上,庄子若要做官,他的才学也是摆在那里。否则惠施也不会因为怕受到庄子的威胁而丢了相位,楚庄王也不会派人千里迢迢地去请庄子。但是,庄子为什么还要拒绝呢?

战国时代,天下混乱,各国征伐不断,一旦做官,庄子必然身不由己,要被这乱世污浊,还谈什么逍遥自在?名利本为身外物,就算得到又如何?再说,伴君如伴虎,说不定最后还会招致杀生之祸,这可划不来。事实也确实如此,闪耀战国时代的几位名人,吴起、乐毅、白起等人,他们的结局都不怎么好。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天攘攘,皆为利往。在那个乱世,人人追名逐利,只有庄子,把世道看得最清,把人生悟得最透,举世皆醉我独醒,举世皆浊我独清。他宁愿苟活享受自由,也不愿为一时的尊贵受到约束或让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胁。

不过,时代不同,环境也不同,人们生活的方式也大不相同。现代人不必完全照学庄子“宁做乌龟苟活于世”行为,只要保持自己的清醒的头脑,学习庄子洁身自好的高贵品质就行了。

本文由风中飞鹤原创,欢迎关注,带你一起长知识!

图片来源于网络。

[信息来源:百家号    作者:风中飞鹤]
发布时间:2020年09月04日

暂无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