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身

有天晚上,他们带着我遛湾,邻居试探性的问:再生一个?

李妈妈摸了摸我的头:不生了,这个就是我们老两口的儿子了。

那一刻,我有点小感动,我甚至提醒自己不要再想我的原生家庭了了,应该尽快融入这个新家,以解他们的思儿之痛。

但是,昨天发生的事,让我彻底改变了想法。

一只蹲守在小区门口的泰迪,神情疲惫,满眼忧伤,看到我们三个向公园走,也起身跟着,跟了很久都没有离去的意思,李爸爸一看火冒三丈,挥起一脚踹向泰迪的头,泰迪一声惨叫倒在地上,我扑过去俯身抱住泰迪的头,泰迪用它的舌头舔着我的脸,用它的爪子握着我的手,我感受到泰迪呼吸微弱,快要死了,不由得痛哭起来。

不一会,泰迪的头无力的垂下去了,它死了,我狠狠的瞪了一眼李爸爸,心里暗暗发誓永远也不会做他们的儿子了。

对了,我应该交待一下,我是一只3岁的泰迪,被踹死的那只泰迪是我的母亲。

[信息来源:中国寓言网    作者:王一凌]
发布时间:2020年09月10日

王一凌专栏


暂无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