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福荣《简论寓言创作在技巧上的三大讲究》

简论寓言创作在技巧上的三大讲究

陈福荣

从事寓言创作已有不少个年头了,作品也算是数以千计的。涉及面之广真可谓花样百出包罗万象:有以汉字为主角的寓言,也有取词句进行演绎的寓言;有以动物串演而成的寓言,也有把植物进行拟人化处理的寓言……尽管内容纷繁之极且变化多端,但在写作上往往有着相通之处。

寓言是人们喜闻乐见的一种文学体裁样式,它的起源可以追溯到先秦时代,其功能除了讽刺、劝喻外,大多都在揭示着某一道理。如:坐井观天、南辕北辙、刻舟求剑、叶公好龙、画蛇添足、掩耳盗铃、滥竽充数、拔苗助长……无不印证了这些观点。创作这类文学体裁样式的作品究竟要有隐含着哪些技巧呢?愚以为必须做到以下三点:在构思时,需要把道理蕴藏进故事的里头;在行文时,故事情节中必须设置矛盾冲突;在叙述时,允许语言可以是非常简洁明了。

一、在构思时,需要把道理蕴藏进故事的里头

教师在给学生解释“寓言”这一名词时,几乎都会提及这样的话:“借助于一个短小的故事来揭示出某一道理的这种文学体裁样式便是寓言。”由此可见,“寓言”是以故事为载体的,而且要通过故事的演绎把某一道理揭示出来。意即为,只有两个条件同时具备了,才可称之为“寓言”。否则,命题就不成立。这便是“寓言”之所以为“寓言”的理由所在。它的辨识度不是模糊的,而是清晰的。事实上,学生们在创作寓言时,往往会将它与童话混淆起来。这时候,我们就应该把童话跟寓言的概念或含义做深刻的分析。告诉学生们,同样是故事,但童话走的大多是“温情”路线,让人易于亲近或悦纳,即便幻想联翩,也总是合乎于情景,;而寓言往往有着冷峻的面孔,貌似荒诞不经有悖常理,却会引发着人们的沉思,从而受到启发。有了这样界限分明的辨识度,让学生创作起寓言来也就能胸有成竹,不至于手足无措了。现以笔者指导过的一篇曾获过少儿组金江寓言文学奖的作品为例,谈议寓言在这方面的明显特征。

地球上原本没有谎言,每个人都十分地老实。后来由于种种原因,谎言诞生了。世上有了尔虞我诈的事情出现了,甚至荒诞到有人开专卖店呢。

一天,电视上播出一则简短的广告,说是有一家商店专卖谎言,每个谎言都编得绝伦 ,只要付五美金,地址就在华尔街三十六号。

这则广告播出没多久,华尔街上就出现了一条“长龙”,而这条龙的端点便是那家卖谎言的商店。

一个年轻人进入了商店,他因为赌博而输了三千美金,无法向他的妻子交待,需要一个谎言。年轻人交付了五美金,商店卖给他一个谎言,说是在献爱心活动中捐献掉了。

一个小男孩走进商店,他因打破了邻居家的玻璃而需要一个谎言,也交了五美金,买了一个谎言,说是镇上的不良少年打破的。

……

可是那个商店没过多久就倒闭了,原来那些谎言渐渐被人识破,所以它也就渐渐地失去了市场。

邹文通的《卖谎言的商店》就很好地体现了寓言这一文学体裁样式的鲜明特征。他借助一个虚构的故事,即以幻想出来的东西为载体,塑造了以营利为目的的卖谎言商店的形象,生动地刻画了世俗人们的心态,从而揭示出这样的道理——谎言是甜蜜,虽然能开出艳丽之花,但注定无法结出甘香之果。小作者以其清醒的头脑冷峻的思考,告诫人们:只有诚实者,才有资格立于不败之地。在他创作的故事里隐含着一个耐人寻味的哲理,所有的寓言几乎都是如此,在故事外衣的包裹之下,蛰伏着一个理智型的灵魂。只要你深入地接触,就会引起心灵上的震撼。基于此,我们在指导学生创作寓言,首先就要让他们知道,在构思时,需要把道理蕴藏进故事的里头。否则,就是在做无用之功。

二、在行文时,故事情节中必须设置矛盾冲突

寓言是以故事为载体的。创作时,在故事情节中必须设置矛盾冲突。何为矛盾冲突呢?就是故事里的主角或有委屈或有困惑,为了消除委屈或困惑,其语言或行举往往有悖常理地呈现。而事实总是与之背道而驰,在正确而又科学的结论面前,他们不得不承认自己的肤浅愚蠢或错得离谱。这就是寓言的魅力所在。现以笔者创作的一则汉字寓言进行解读。摘录其全文如下:

“怒”对“恕”说:“在汉字王国里,数数你的笔画组合只是比我多了一笔而已,大部分的构件完全一致,为何你得到了人们的认可,而我受到了人们的谴责呢?”

“因为我有一颗宽厚之心,能谅解他人的过失;而你呢?总是大动肝火不容于人啊!”

“怒”无语了。

——的确,学会了善良,受益受惠的不仅仅是他人!

《宽人益己》显然是以故事为载体且通过它阐释道理的一则汉字寓言。寓言借助于“怒”与“恕”的一番对话,反映出这对形近字的各自功能与特点。其事态发展的起因就在于“怒”对“恕”的不解与妒忌:“在汉字王国里,数数你的笔画组合只是比我多了一笔而已,大部分的构件完全一致,为何你得到了人们的认可,而我受到了人们的谴责呢?”这样的矛盾冲突设置看似有悖常理,其实是自然而然地流露。寓言就紧扣这一矛盾冲突进行演绎,最终使“怒”无语了,由此水到渠成地揭示出“学会了善良,受益受惠的不仅仅是他人”。可见,我们在指导学生创作寓言时,要把握好这个关键点,使写出来的文字有寓言的特色烙印。

当然,《卖谎言的商店》也是如此。小作者在行文中也同样设置了矛盾冲突,那个开一家卖谎言商店的人就是看中了世俗之人的心态而萌生了歹念,以编造谎言来赚钱的。读来也许会有荒诞不经之嫌,其实想想也没什么牵强附会,反倒是顺理成章的。

三、在叙述时,允许语言可以是非常简洁明了

阅读了不少的寓言,我们就会发现,作者在叙述故事时,语言非常简洁明了,大多都是一针见血的笔触,有犀利无比的思想锋芒,没有多余累赘的字词,不做细腻的刻画或描摹,给人以“干净利索”的体验,这与童话小说的写法是大相径庭的。这也是寓言特色之一。因为寓言的灵魂是揭示道理的,所以它在语言叙述方面就没有那么苛刻的要求,只需把故事的梗概或曰事情的来龙去脉讲清楚即可。这种以节省笔墨为代价的做法,实则是为了达到凸显寓言是寄居问题这一目的而来。如果创作寓言时做过多的刻画,就有可能削弱了文章的说服力,冲淡其思想成分。现以曾指导过的一则五年级学生创作的寓言为例来探究寓言在写法上的技巧处理。

高个子与矮个子是一对好朋友。

一天,他们出去散步时,看到了园子,里头种着西瓜,可园门太小,进不了。高个子看了直流口水,矮个子看穿了他的心思说:“你想吃西瓜吧?我替你摘去。”说罢,走进了瓜园,摘了两个西瓜。出来时,一个递给了高个子,一个留着自己享用。

又一回,他们来到了一个葡萄架前。看着一颗颗水灵灵的葡萄,矮个子馋涎欲滴。高个子见了,安慰道:“别发愁!保证你也能吃上葡萄。”结果矮个子也如愿以偿了。

这真是优势互补的最好例证。

王新园的《高个子与矮个子》显然也是以一则故事为载体而说明个深刻道理的寓言。行文时,也在故事情节中设置了矛盾冲突。符合上述的寓言创作技巧中的两大要求。那么,它在语言方面又有啥讲究。浏览全文,我们不难看出,经济型的笔墨,几乎很难找出可以再作删除的文字了。寓言在语言叙述方面就得这样朴朴实实干干净净,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与堆砌辞藻是不沾边的。回顾一下《卖谎言的商店》与《宽人益己》同样做到惜墨如金。总而言之,寓言创作时,语言的简练扼要是不容忽视的。

综上所述,我们在指导学生创作寓言时,要清醒地意识到寓言在写法上是大有讲究的。在构思时,需要把道理蕴藏进故事的里头;在行文时,故事情节中必须设置矛盾冲突;在叙述时,允许语言可以是非常简洁明了。如果做到三者兼而有之,完美地结合,那么创作出来的寓言就有质量可言了。

曾发于《名师教语文。小学版》

工作单位:浙江省永嘉县桥头镇白云小学

邮政编码:325107

[信息来源:中国寓言网    作者:陈福荣]
发布时间:2020年09月30日

暂无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