锅和盆的对话(一组)

主人的厨房中摆放着锅碗瓢盆。

一天,闲来无事,不锈钢盆瞧了瞧铁锅,奚落道:“同样是圆形中凹,你咋多出个木柄,真是‘节外生枝’,显得太不匀称了。”

铁锅面带微笑,不急不躁:“我可和你不一样,我比你大,盛放的东西多,没有柄,主人拿起来不方便。”

“锅身是铁的,而锅柄是木头的,一种物品,两种物质,太不搭配了!”盆瞥了一眼,继续嘲笑。

铁锅依然心平气和:“铁是金属,导热性能好,如果不用木头的柄,主人会烫伤的。”

“看,你那锅底被火烧得漆黑一片,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瞧,我通身透亮,晶莹耀眼,谁不羡慕?”盆轻蔑地哼了一声。

铁锅听了,不紧不慢,言辞凿凿:“主人煎炒烹炸,哪样不需要我?没有经过火的考验和汤的洗礼,何来主人舌尖上的幸福?虽然你外表光鲜亮丽,但除了盛水,还有什么用呢?”

盆一时语塞,无言以对。

是啊,没有痛苦的煎熬,何来沸腾的生活?

蜗牛和鸡

◆谢尚江

一只蜗牛在草地上散步,遇见了正在觅食的鸡。

鸡意欲啄食蜗牛。

“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是谁?”

“我是赫赫有名的蜗牛!”

“蜗牛算什么?”

“我可是‘牛’字辈,‘牛’你知道吗?体型庞大,肌肉发达,谁不敬他三分?”

“这与你何干?”

“我们是亲戚呀!我的名字不也有个‘牛’字?你小小的鸡算什么?”

“少说废话!听说你的肉高蛋白、低脂肪,被称为世界四大名菜之一。今天,我非吃了你不可!”

说罢,小鸡一口吞下了蜗牛。

长颈鹿的死因

谢尚江

长颈鹿海荣得知,自己的身高是大自然优胜劣汰的结果,便沾沾自喜,整天仰着脖子,招摇过市,不可一世,甚至睡觉时都舍不得放下那高傲的头。

一日,他像往常一般趾高气扬地逛着,不时欣赏着自己那妙曼的身姿,一脸陶醉,却不料脚下绊石,啪的一声,纤细的四肢一滑,庞大的身躯重重地摔在地上,顿时,不省人事。

众动物见状,急忙报警。

很快,救护车来了,医生果断确诊海荣已经死于心力衰竭。

大家愕然:只不过是摔了一跤,何来这般严重?

原来,长颈鹿的脖子虽美,却带给他普通动物三倍高的血压,当他摔跤后,头部和心脏的高度差急剧缩小,血液极速流向头部而导致脑溢血。

吹牛的小松鼠

谢尚江

一只小松鼠在林间穿梭,遇见了一只正上树的猴子。

小松鼠停下来傲慢地对猴子说:“你爬树的动作实在是笨拙,简直跟蜗牛一般!你不知道,我昨天在东边的那片树林里,一下子就从树底下蹿到树顶,那棵树足足有十多米高呢!”

猴子听了不以为然。

小松鼠补充道:“你不信?当时很多小鹿都看到了,他们都可以为我作证!”

猴子接过话茬:“既然如此,也不需要什么证人了,你现场给我展示一遍不就得了?”说罢,他指了指不远处的一棵香樟树。

望着高耸入云的香樟树,小松鼠无言以对,灰溜溜地跑开了。

选择

谢尚江

一导师正在考验学生。

“一杯水和一块蛋糕,你会做何选择?”

“当然是蛋糕,多么美味啊!”

“如果,你此时正口渴难忍呢?”

“那应该会选择水?”

“如果,这是一块冰激凌水果蛋糕呢?”

“那肯定要蛋糕,解渴又饱肚。”

“假如,你正行走在沙漠之中呢?”

“那必然选择水,就身体相对而言,水分比食物更重要。”

“假如这是一小杯水和一大块冰激凌水果蛋糕呢?”

“那肯定要蛋糕啊!水果岂不照样解渴?”

“但是,这个蛋糕已经过期变质,吃了可能会引发身体不适,而水却清凉可口呢?”

“这不用说,也会选择水哦!水起码能解一时之渴。”

“如果这是一杯盐水呢?”

“那就另当别论了,饮鸩止渴,岂不自取灭亡?”

最后,导师摇摇头,语重心长地说:“不考虑实际情况,凭想像盲目做出选择,必然会失误啊。”

富婆骑马

◆谢尚江

广袤无垠的草原深处,骑着野马扬鞭而来,穿行于百花野草之中,唱一段豪迈苍凉的藏歌,谁不向往?

一富婆慕名来到蒙古草原,欲过一把骑马瘾。她刚踏进骑马场,便见一匹匹高头大马赫然在目,于是二话不说地抓住身边一条缰绳,迅速将左脚伸进马蹬子,右脚跨上马背。谁知,她右腿抬得不够高,蹭到马臀部,烈马收到惊吓,“咴——”地一声长叫,腾空而起。富婆一个趔趄,瞬间跌落下来。她掸掸身上的尘土,气急败坏,破口大骂:“这样野性十足的畜生让人怎么骑?你得好好驯服驯服!”

话音刚落,只见驯兽师轻抚马儿的头,紧抓缰绳,左脚踩蹬,一跃而上,直立坐稳马鞍。他小腹向前顶,同时缰绳稍松,马儿开始慢走;接着,用脚轻磕马肚,马儿加快速度;这时,他小腿膝盖和大腿内侧用力夹马,身体前倾,臀部和马鞍似触非触,跟随马的跑动节奏起伏,马上即刻四蹄翻腾,长鬃飞扬……

富婆愣在一旁,哑口无言。

只有了解,才能走进他人的心。

[信息来源:中国寓言网    作者:谢尚江]
发布时间:2020年10月28日

谢尚江专栏


暂无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