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发稼兄:兼具童心诗心的好作家

发稼兄走了,一位质朴正直而又热情四溢的人默默地走了!

原本瘦弱的发稼,自两年多前摔了一跤就一病不起。他刚摔伤住院之际,我女儿曾陪我去看望他。当时他并发肺炎,咳嗽厉害,不能忍受通过鼻饲进食。面对他的痛苦表情,我们也不禁心痛。隔了两三个月,春节将临,我和徐德霞女士一起去他家里探视。那天他气色还好,但依然不能下床行走。我们一再劝他安心养病,少操心别的事。最后一次与发稼见面,是在今年1月长江少儿出版社新春发布会上。没想到他竟坐着轮椅来参加会,朋友们一个个高兴地与他合影,真诚祝愿他尽快康复,精力充沛地回到文学队伍中来。然而病魔不饶人,受尽折磨的发稼还是没能熬过这个冬天,平静而又不无痛苦地离开这个世界了。从此,我们再也看不到他那亲切和蔼的面庞,再也听不到他那愉悦爽朗的笑声了。这怎么能不让他的亲人、朋友和同事悲不自胜、潸然泪下呢!

樊发稼是当代儿童文苑成绩卓著的一位诗人、作家、评论家,也是我可以推心置腹、无话不谈的一位好友。他在文学领域的成就是多方面、令人瞩目的。

发稼又搞创作又搞评论。他是一位视野开阔、学养丰厚的作家,又是一位富有激情、诗人气质的评论家。搞创作,有评论家的眼光和修养,善于观察、发现生活中的美和诗情画意,更加懂得儿童文学的特征、功能,更加注重以爱和美、纯真、善良、崇高的感情陶冶孩子的心灵。搞评论,有诗人那种冰清玉润的赤子情怀,有创作实践的经验,更加懂得创作的甘苦,善于发现他人创作的优长和特色。我对发稼兼具创作、评论才能,一向怀有深深的敬意和羡慕之情。

从上世纪80年代初,发稼涉足儿童文学评论以来,已先后出版了《儿童文学的春天》《爱的文学——儿童文学与诗》《回眸与思考》《追求儿童文学的永恒》《给孩子一个美好的世界》等评论集十多种。2010年,我应约为《樊发稼三十年儿童文学评论选》作序。我以“激情、胆识、慧眼、率真”八个字概括他在儿童文学评论上的成就和特色,这也可说是我对他的评论的基本估价。

发稼是个热情澎湃的诗人。文如其人,他的评论文字也富有火样的激情。这种激情来自于他对少年儿童一代的一片热忱和赤诚,来自于他对儿童文学的敬畏和痴迷。发稼的评论有胆有识,既勇于支持创作中的新事物,鼓励作家在思想艺术上的探索和创新,也敢于发出自己的声音,发表自己独特的、富有新意的见地,并坚持长处说长,短处说短,敢于批评,敢于争论的批评品格。慧眼识英才,识新秀,发稼总是目光四射,怀着拳拳之心,用敏锐的、审美的眼光从文海书林中探宝求珠,选精拔萃,及时推介力作佳构。他作为一个“以发现、支持和促进文学新人为己任的评论工作者”,更是热情满怀、不遗余力地培植新苗,浇灌新花,心甘情愿做培育新人的泥土。当发稼离开我们的时候,越发深切地感到:当今儿童文苑多么需要更多像他那样激情似火、胆识过人的评论家啊!

发稼与文学结缘是从诗歌创作起步的。1955年,他还是个大学生的时候,在《少年文艺》发表了诗歌《我们是一群年轻的初中毕业生》。这是他的第一篇文学作品。在这之后,他坚持业余文学写作,先后出版了《伐夏爷爷的故事》(长篇叙事诗)、《花花旅行记》(长篇童话诗)。迄今为止,已出版儿童诗集二三十本。幼儿诗集《小娃娃的歌》获中国作家协会首届(1980-1985)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看自己睡觉》《问银河》《我真希望》《露珠》《小蘑菇》《爱什么颜色》《会飞的小星星》等入选小学语文教材。你听《小蘑菇》:“小蘑菇/你真傻!/太阳,/没晒,/大雨,/没下,/你老撑着小伞,/干啥?”这首幼儿诗多么形象、有趣又浅近平实啊!发稼的诗既来自于童年生活对他的馈赠,也来自于对新的现实的真切感受。他善于把时代的光辉、色彩与天真的童情童趣水乳交融地交织在一起。他讲究韵律、节奏,主张大体押韵,注重艺术形式。诗人圣野称赞他:“读樊发稼的诗,总有一种亲切感,他的诗来自单纯,回到单纯。”诗人金波赞扬他的诗“明敏、自然、优美”。正像樊发稼自己说的:“我尤其比较注意寓教于趣……就是闪烁着童心之光的健康的儿童情趣。”发稼称得上是当代儿童诗苑一位出色的诗人,在我看来,他在童诗上的建树和成就并不亚于他的评论,或者说还更胜一筹,只是由于他评论的影响、辐射力盖过了他的童诗,而后来他又没能把更多的精力放在童诗创作上,加上对他的童诗思想艺术特色至今还缺乏深入的研究和评论。

发稼还是一个儿童文学创作多面手。他除了对诗歌情有独钟外,在散文、散文诗、寓言、随笔、微型小说等方面,也都有喜人的、可圈可点的成果。他读书、写作特别勤奋,不知疲倦,真正不折不扣地践行着自己的座右铭:“只要一息尚存,就要努力奋斗。”

在新时期,发稼还是一位出色的儿童文学组织者、活动家。他的本职工作是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教授。从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很长一段时间,他一直兼任着中国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委员、副主任,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会副会长,中国寓言学会会长、名誉会长。他可不是一个光挂虚名的甩手掌柜,而是一个认真的、脚踏实地的实干家。他联系作家、特别是青年作者和出版界朋友之广,能与他相比的真为数不多。以中国作协儿委会的工作为例,从1985年到2007年的20多年间,他先后担任委员、副主任,从作品研讨到文学评奖,从编年度作品选、儿童文学年鉴到发展会员,举办青年作者讲习班,从策划远景规划到总结年度工作,事无巨细,他都事必躬亲、尽心尽力。有一届儿童文学评奖,发稼担任评委会副主任,他有一本作品初评时入围。我两次征求他的意见:“你是愿意让自己的作品继续参评还是放弃参评仍然当评委?”他考虑到我当时身体欠佳,不忍心让我一个人抱病挑起主持终评的重担,毫不犹豫地回答我要放弃作品参加终评,从而与我一起同心协力地圆满完成评选任务。由此可以清晰看出他那舍小我为大我、事事为他人着想的精神境界。一个编制不在作协、兼职的委员会委员,肯于这么花力量、下工夫,可说是罕见的。没有使命感、责任心,怎么能做到呢!我和他共事多年,成了亲密合作的好搭档。

我记得小说家张炜曾在一次会上说:“一个作家要有两颗心,一颗童心,一颗诗心。”他还说过:“一个好的写作者,首先是一个好的儿童文学作家和一个好的诗人。”我以为,樊发稼正是这样一位兼具童心诗心的好作家。

[信息来源:文艺报]
发布时间:2020年12月26日

暂无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