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论寓言的核心价值

——2020年寓言年会交流稿

对于研究寓言文学者来说,首要任务就是明白寓言的核心价值是什么。否则,创作出来的作品极有可能陷于迷乱,抑或偏离方向。寓言的核心价值是什么呢?见仁见智,答案很难强求统一。不过,以笔者的理解,寓言既然是一种传播真理催生智慧的文学体裁,那么其核心价值应该体现在干预时事针砭时弊与指点迷津解困消惑之上。干预时事针砭时弊是针对社会问题而言,而指点迷津解困消惑则是针对生活问题展开的。毋庸置疑,谁也摆脱不了这两者所带来的种种困扰,因为每个人在成长的过程中,都难免会遭遇到一些社会问题与许多生活问题的纠缠,而要解决它们,迫切需要经验的积累与观感的刺激,寓言这一文学体裁恰恰能在这些方面具备着破解的功能,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为人们获得心灵调适的需求了。

一、对社会问题而言,寓言的核心价值应体现在干预时事针砭时弊之上

寓言干预时事针砭时弊是由来已久的写法。支撑这一观点的有着针对性强且能揭示哲理的故事屡见不鲜,《邹忌讽齐王纳谏》就是较为典型的一例。这篇具有记叙性质的文章,我们完全可以把它看成是一则耐人寻味留有警示的寓言故事。它讲述了战国时期的齐国谋士邹忌劝说君主纳谏,使之广开言路,改良政治上的一件大事。既塑造了邹忌这样一个有自知之明、善于思考、勇于进谏的贤士形象;又表现了齐威王知错能改、从谏如流的明君风范,以及他革除弊端,改良政治的迫切愿望和巨大决心。故事表达了作者对善于劝谏者和开明君主的肯定和赞赏,由己及人,以小见大,由家事到国事,道理深入浅出,具有极强的说服力,是干预时事针砭时弊的一大样本,读之如含橄榄回味无穷,更令人心潮澎湃遐思无限。

对社会问题而言,寓言的核心价值应体现在干预时事针砭时弊之上,显然还有很多这样的故事,如《五十步笑百步》,它讲的是孟子与梁惠王的一番对话。孟子说:“大王喜欢打仗,请让我拿打仗作比喻。咚咚地擂起战鼓,刀刃剑锋相碰,一些士兵丢盔弃甲,拖着兵器逃跑。有的逃了一百步停下来,有的逃了五十步住了脚。如果凭着自己只逃了五十步就嘲笑那些逃了一百步的人,那会怎么样呢?”惠王回答:“不可以,这同样是逃跑呀!” 寓意就是临阵逃跑,不论是逃了五十步还是一百步,在本质上都是一样的可耻。作者的意图很明显,做人的一大原则就是做到义在心中知耻不为。

再如《滥竽充数》,也是干预时事针砭时弊的社会问题呈现的作品,君王的一念之差往往会造成国家制度的不合理,滋生出弄虚作假的现象,败坏了纲纪,而“弄虚作假是经不住时间的考验,终究会露出马脚”的寓意又让人看到了希望的曙光。可见,以讽喻见长的寓言故事大多有着拔除智障引人向善的功能。隐含着讳医忌疾防微杜渐的扁鹊治病、不计后果短视可鄙的竭泽而渔、耽于奉承爱图虚名的宣王好射、不看对象好事坏办的鲁侯养鸟、不甘屈从以韧求成的和氏献壁、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卖柑者言等等的寓言故事无不如此,也无不彰显了作者有真知灼见的眼光与深刻犀利的思想。

古为今用,建设新中国需要愚公移山精神的见解被毛泽东几次三番地渗透到自己发起的政治运动里,不也是得益于他对根除社会问题的一种深刻认识吗?

让人们变得不盲目而有错必纠,变得头脑清醒或理智地处理事情解决问题,甚至推动着历史的潮流奋勇前进,干预时事针砭时弊的寓言是功不可没的。

二、对生活问题而言,寓言的核心价值应体现在指点迷津解困消惑之上

寓言不只是有着干预时事针砭时弊的力量,更多的时候则显示出它的另一大功能,即所谓的能给生活带来指点迷津解困消惑的作用。

为数不少的古代寓言至今还闪耀不灭的光华,除了社会问题给予的警示外,生活之惩诫更是绕不开的话题。生活流于庸俗,几乎是人人都会遇到的,触及的。由于它的普遍存在,决定寓言作家更有理由趋向这方面的便利创作。这种便利创作,古已有之。如《画蛇添足》、《南辕北辙》、《掩耳盗铃》、《拔苗助长》、《亡羊补牢》、《刻舟求剑》……无不给人以教训与启迪,同时能让人们在反思中探寻规律获得真理。从浩如烟海的纸质与网络发表上,我们不难发现,创作有关生活问题方面的寓言远比创作有关社会问题方面的寓言多,所以,寓言的核心价值更应体现在它的指点迷津解困淆惑之上。也就是说有关生活寓言的创作要启发人们讲究生活技巧追求生活质量。把生活中方方面面的元素发掘出来,进行提炼加工,使之能让人在挫折中汲取教训在困境找到出路。

启发人们讲究生活技巧追求生活质量一向是创作有关生活寓言的圭臬,因此这也决定着鞭挞假恶丑弘扬真善美注定要成为创作寓言的主旋律。古人深谙其道,今人更得关注。沦于平庸的寓言往往都是不加选择不作取舍的结果。由此可见,创作生活寓言要精心遴选素材,并有去芜存菁的艺术化处理,要照顾到它能否体现出振聋发聩的效果与深思遐想的威力。

现代名家寓言在这方面都作了很好的示范。如金江的《两只乌鸦》、黄瑞云的《铁罐与陶罐》、凡夫的《生气的骆驼》、薛贤荣的《小猴躲雨》、彭文席的《小马过河》、钱欣葆的《小熊架桥》等等,都是借助了拟人加象征的手法直指人性的丑恶或世俗的偏执,提醒人们有所警惕,不应重蹈覆辙。这些脍炙人口传播真理催生智慧的作品对人性的探索总是那么特别深入,而对生活现象的描述又是极其客观,无疑能给我们的生活指点迷津解困消惑,同时也渗透了对真善美的热烈追求,必将流传千古而不衰。

推陈出新,沿袭了一脉相承的传统写法,又注入了时尚先行的元素,开辟生路拓宽渠道,守正与创新并举,应成为现代寓言的主攻方向。如叶永烈的《侦探与小偷》、《电视机剪辫子》都是非常标准的范本,目之为悦心之为系,对指点迷津解困消惑与干预时事针砭时弊俱能起到促进的作用。

寓言就像一把手术刀,解剖的是社会病灶生活顽疾,而激发的则是良知复苏道德升华!

如果创作的寓言无法解决社会问题或生活问题所带来的困扰,其意义自然也就不存在了,其价值也就无从体现了。所以,我们在衡量一则寓言是否成功时,就要发掘文字背后的蕴藏,体察其这一文学体裁所提供的生命张力所在。

简而言之,寓言的核心价值,从大处而言应体现在干预时事针砭时弊之上,来解决社会问题;而从小处而言应落实在指点迷津解困消惑之上,来破除生活盲点。

工作单位:浙江省永嘉县桥头镇白云小学

邮政编码:325107

[信息来源:中国寓言网    作者:陈福荣]
发布时间:2021年01月01日

暂无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