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寓言的判断标准

很多年以来,寓言发表难的问题就成了寓言界朋友经常挂在嘴上的话题。随着网络日益发达,寓言通过纸质媒体发表的机会更是日益缩小。然而,一个不争的事实是,那些市面上常见的、发行量极大的文摘期刊,如《读者》《青年文摘》《意林》(包括《意林》少年版、《意林》校园读本)《特别关注》《格言》等等都一如既往地视好寓言为宠儿,争相转载——只是这些刊物在转载时没有将这样的作品标明是“寓言”罢了。

如此,就引出了一个新的话题:什么样的作品才能算得上是好寓言?相信寓言界的很多同仁也在思考这个问题。

寓言门下有很多种分类,如哲理寓言、讽刺寓言、幽默寓言、劝喻寓言、科学寓言等等。下面,我想另辟蹊径,将寓言笼统划分为成人寓言和儿童寓言,先简单说说“成人好寓言”和“儿童好寓言”的判断标准,再重点说说“当代好寓言”的判断标准。一家之言,不一定正确。

一.成人好寓言的判断标准

严格地说,在寓言前面加上“成人”二字其实是画蛇添足,因为寓言原本就不是儿童文学,就像小说不是儿童文学一样——虽然儿童小说在儿童文学中占有很重要的地位。抛开外国寓言不论,中国古代寓言从诞生之日起就是专门写给成人看的,而不是写给儿童看的。关于这个问题,我想在后面论述“当代好寓言”的判断标准时再简要说说。

那么,什么样的寓言才能称作“成人好寓言”呢?我觉得它的判断标准至少包括三个方面:

其一是寓意。古人说“文以意为主” “意在笔先”——这个“意”,就是指一篇文章的中心思想;对于寓言来说,也就是寓意。寓意不明的寓言,不是好寓言;寓意不新的寓言,不是好寓言。

其二是故事。“寓言”中的“言”,就是寓言的故事内容——新颖有趣、别开生面的故事,有利于读者领悟寓言揭示的道理;炒现饭或是换着花样复述似曾相识的故事,只会让人反感、厌烦。

其三是篇幅。简洁的文字、精短的故事有利于人们便捷理解寓言的寓意,千言万语、冗长的故事只会淡化寓意的表达。显然,在快节奏生活的当下,已经很少有成年人能够静下心来欣赏长篇大论了。

二.儿童好寓言的判断标准

因为寓言作品是采用借喻手法将深刻的道理蕴含在故事内,加之文字简短,极具概括性,所以在小学语文教材中,浅显易懂的经典寓言通常占据着一定的比例。这些作品对儿童的成长具有潜移默化的作用,能让他们受益终生。

有鉴于此,我觉得“儿童好寓言”的判断标准至少应该包括以下三个方面:

第一,教育性。富有教育性的作品是儿童寓言的根,也是儿童寓言的基础和今后发展的方向。因此好的儿童寓言一定是那种具有正确价值导向的作品,一定是那种对儿童德、智、美的教育具有辅助作用的作品,一定是那种对他们的成长有所助力的作品。

第二,启迪性。儿童心灵纯净,需要用心呵护。因此好的儿童言一定是那种能够启迪儿童智慧、有效提升他们的认知能力、逻辑思维能力和判断能力的作品,一定是那种能够使他们的思想更为活跃、能够激发他们的潜力和理解力的作品。

第三,文学性。既然将适合儿童阅读的寓言划归为儿童文学,那么好的儿童寓言就必须要有文学性。这样的寓言作品应该具有语言简炼、通俗易懂、故事精彩等方面的特质,应该具有童心、童真、童趣及良好的审美情趣和人文素养,应该将寓意蕴含在作品中而不应该太过说教。

三.当代好寓言的判断标准

我国作为和希腊、印度并称的三大世界寓言文学发源地之一,早在战国时期就盛行寓言。当时,诸子百家争鸣,一些思想家为了阐明自己的政治观点,往往把寓言当成论辩说理、批驳其他学术流派的手段,借以劝谏君王采纳自己的主张。我们现在使用的很多成语,如“五十步笑百步”“东施效颦”“自相矛盾”“狐假虎威”等等,就是源自战国时期的寓言。后来的唐宋时期、明清时期,寓言都曾辉煌过。这两个时期的寓言与战国时期的寓言多侧重于哲理不同,唐宋时期的寓言多侧重于讽刺,明清时期的寓言多侧重于诙谐。我们现在使用的许多成语,如“猴子救月”“黔驴技穷”“痴人说梦”“按图索骥”“打草惊蛇”“一毛不拔”等等,就是源自唐宋时期和明清时期的寓言。

战国时期、唐宋时期和明清时期,是中国古代寓言的三个高潮期,它们在我国漫长的文学发展史上,都占据着很重要的地位。显然,上面提到的这些成语寓言,从一开始就是专门写给成人看的,并广受成年人喜爱;同时,这些作品因为寓意深刻、形象生动,所以又深受少年儿童喜爱,累累入选课本。毫无疑问,这样的寓言才堪称经典,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好寓言。

因此,如果将中国古代经典寓言作为样板,我觉得当代好寓言的判断标准至少应该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1、寓意深刻,促人思索。好的寓言作品,应该具有丰富的内涵和思想,其寓意应该既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又具有一定的历史意义。这样的寓言,不应该是一览无余的快餐文学,而应该是能引起读者共鸣、能给人思索与回味的作品。

2、故事新颖,生动有趣。耳目一新、构思精巧的故事才有助于提高人们阅读的兴致,形象生动、妙趣横生的故事才能吸引人、打动人。讲故事的目的是为了表达寓意,只有当二者完美结合时,才能让人茅塞顿开,获得智慧的启迪,甚至过目难忘。

3、文字简练,短小精悍。“寓言”二字,若仅从字面解释,就是“寓意于言”。所以,它的重点应该是“寓”,而不是“言”——后者只是为前者服务的工具和手段。因此,好的寓言作品应该语言简洁、故事精悍。大道至简、言简意赅的寓言,才最具生命力,就像那些由寓言演变为成语的作品一样。

4、深入浅出,老少皆宜。成语是中华文化的璀璨明珠,那些源自寓言故事的成语,都具有寓意深刻、浅显易懂的特点。虽然它们主要是写给成人看的,但是孩子看了,也能明白其间蕴含的道理。因此,只有像那种既能让成人叫好、又深受少儿喜爱的作品,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好寓言。

此外,好的寓言作品还应该包含或至少部分包含以下要素:集幽默和哲理于一体、熔讽喻与教训为一炉,既让人轻松、愉悦,又让人眼前一亮,同时还能让人思索、回味、省悟。

综上所述,判断一篇寓言是不是好作品,应该从多方面加以分析和考量。莎士比亚说“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可见,认定一篇寓言是不是精品甚或经典其实很难,至少在同代人中很难做出判断。

不知大家注意到没有,寓言作品和其他文学作品相比,具有非常顽强的生命力——寓言作品在同时代也许不显眼甚至不受待见,但好寓言却不受时空限制,能够长久存活。仅举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在文坛占据主导地位的伤痕文学与当时的寓言文学进行比较(将二者进行比较也许不太恰当):当年的伤痕文学可谓洛阳纸贵、红极一时,但现在还有多少人记得或愿意再看?相反,同期或稍晚时并不显眼的优质寓言作品,即使过去了这么多年,不仅依然受文摘、学生期刊青睐,还经常遭到不署名、佚名乃至抄袭侵权——单以我所在的湖北省为例,黄瑞云、凡夫、桂剑雄彼时发表的寓言作品就是这样。

所以,无论是判断寓言作品,还是判断其他样式的文学作品,都要经受时间的检验。时间老人是衡量包括寓言文学作品在内的一切文学作品质量的最终判官。

以上所言,是我近40年来创作寓言文学的一点思考,也许不够全面或过于片面。希望能抛砖引玉,引出更多探讨的话题,以利各位同仁重视寓言创作质量、多出寓言精品。

——《中国寓言研究》,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2020年11版

[信息来源:中国寓言网    作者:桂剑雄]
发布时间:2021年01月08日

暂无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