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丕显寓言两则

1.青松与葎草

湖滨生态公园中,居住着好多好多的花草树木,他们是好伙伴、好朋友。有高大的杨柳、松树,还有低矮的花花草草,他们和睦相处,亲如一家。春天来了,他们喜迎暖阳,在春风里唱歌、跳舞;夏天来了,他们承露接雨,绽放娇艳、释放芬芳;萧瑟的秋风中,落叶翻飞,像彩蝶飞舞;冬天到了,洁白的雪花,把他们妆扮得像披着婚纱的美丽新娘,分外妖娆。

他们在这儿,快乐地生活了一年又一年,他们是这儿的主人。然而,有一年春天,一群不速之客,悄悄地进入了他们的家园,侵占他们的领地,掠夺他们的资源,成为害群之马,成为强盗。

这些强盗,就是葎草,也就是人们所说的涩拉秧。强盗们先是欺压花草,骑在他们头上,抢走阳光、夺取雨露;暗地里,吸取土里的水分和养料。直压得花草腰酸腿疼、呼吸困难、奄奄一息。

葎草疯狂地侵略,来到松树的脚下,抓住松树的躯干和胳膊,向上攀爬。这时,更加变本加厉、肆无忌惮。葎草在松树上晒太阳、捉迷藏、荡秋千,把松树当成了大舞台,在上面对松树拳打脚踢。这时候,松树默不作声。后来,葎草爬到松树的头顶,骄横恣肆、飞扬跋扈,俨然成了统治者,作威作福。这时候,松树仍然默不作声,沉着坚强。

终于,正义的秋风来了,葎草在松树上冷得瑟瑟发抖,还是顽固地不肯投降。几天后,霜兵雪将从天而降,高举“打黑除恶,伸张正义”的战旗,把作恶多端的葎草一举歼灭,葎草受到应有的惩罚。

这时候,松树在霜雪的映衬下,更加苍翠、更加葱茏,向着即将到来的春天招手。


2.愚公后传

国家重点工程,川山公路,全长七千公里,要穿过多个大河、大山,工程量巨大。其中无名山路段,长达六公里,海拔都在四百米以上。工程指挥部,将开山挖路基的项目进行公开招标。

参加投标的单位有钻石桥路工程公司、永泰建设工程公司、愚公掘运工程公司、兴华土木工程公司等多家企业。经过一系列的程序,最终,由愚公掘运工程公司中标。

愚公掘运工程公司老总,是当年搬运太行山、王屋山老愚公的第八十四代孙,技术部经理是老愚公邻居小男孩的第七十二代孙,宣传兼人力资源部经理由当年智叟的第九十八代孙担任。爆破项目部、挖掘项目部、运输项目部、安全与设备部的负责人,均由老总的自家人担任。

开工仪式,由宣传部经理智千会主持。首先,祭土地爷、拜山神爷:公司老总愚顺昌带领公司骨干,跪在供桌前,一名工人,手持喷火枪,点燃山神、土神牌位前一炷一把粗细、二米多高的香;在技术部经理京城玉林诵读祭文结束后,老总愚顺昌点燃小山似的纸钱,浇上两瓶高档名酒,一叩首,土地爷爷开金口;二叩首,山神保佑好运久;三叩首,平安顺利钱到手;四叩首,穷鬼恶神绕道走。接下来,鞭炮助威:挖掘机一字排开,高举挖斗,挂满花鞭,烟花礼炮摆成长阵,一声令下,鞭炮齐鸣,惊得山雀四处乱飞,挖斗上飘出了“恭喜发财”的彩带。

接下来,老总讲话,从公元前的老祖宗说起,到当代的“老三篇”在内,在土石方工程上取得的成就和荣誉,并很豪迈地讲:“一个小小的无名山算什么,怎敢与太行山比?况且只是开挖一条公路,对我来说,太简单了。我们在这个工程上,又要发财了,而且要发大财!”

一阵热烈的掌声过后,智千会对老总的讲话又是拍了马屁,什么英明果断、高瞻远瞩、雄才大略等赞美的词汇都说尽了。最后,请老总宣布命令。

老总再次振臂高呼:现在,我宣布,无名山开挖,现在开始!

挖掘机马达启动,挖出第一铲山土,昭示工程开工。

(秦丕显,山东省莱西市人)

[信息来源:中国寓言网    作者:秦丕显]
发布时间:2021年04月04日

秦丕显专栏


暂无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