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当下寓言的创新之美

---写在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温州论坛”举办之际

张锦贻

我们已经进入二十一世纪二十年代。全中国各民族人,在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共产党领导下,脱贫攻坚,奔向小康,文明和谐,振兴中华。

这是一个各民族人共同建设强盛、强大祖国的崭新时代。

文学,蓬蓬发展,欣欣向荣。

寓言文学,怎样?

近年间,老中青三代寓言作家,都有别出心裁的创见,别具匠心的创造,别开生面的创新。他们在不同地域所进行的寓言创作实践中,构建了新时代新寓言别有洞天的新景象。

居于中原故地的资深老作家凡夫,一向崇尚传统而又关注现代,自然而然,带着丰富的创作经验,一往无前地汇入以人民为中心的洪流中。他的寓言,政治鲜明,思想鲜亮,布局鲜灵,语言鲜活,自觉维护寓言的理性文化传承和中华民族的道德自律传统,既囊括各种现实问题,又使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分外突出;表现出民族意识的觉醒,爱国精神的张扬。这是一种新的时代精神,包容进一篇篇短小的寓言作品里,很不容易的。美妙的是,凡夫新书《智慧心灯》(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2018.5),竟自始至终把读者引入当下的新时代,以实事和哲思提炼而成的智慧心灯一直照亮,一心致志,一往无前。如开卷首篇《远山》,点明:抵达远大目标需要远志,心怀远志方能远征,一路走着看着想着干着,宏伟的壮观必将着实地呈现眼前,完善的壮美必将笃实地体现终极。奇妙的是,凡夫摒弃了从古到今一般化的编故事讲道理的程式,把“古希腊三贤”、全世界公认的大思想家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约请到作品里来;把苏格拉底对学生们的引导、诱导、教导写出来,营造轻松而庄重的氛围,表现日常而睿智的内涵,昭示浅显而深邃的底蕴;令人倍觉生动,倍感真切,从心底里信仰,打心眼里信服。那篇《苹果的味道》,很简单,苏格拉底手捏一个苹果,从学生座位旁走过,然后询问谁闻到了苹果的味道。几百字的篇幅,竟写出了不同学生的不同表现,写明了个别学生的动作表情,写出了所有学生的内心状态;然后,由事情本身揭示题旨。作品因苏格拉底的出场,对人心、人性的揭露、揭示更为恳切、深切。凡夫运用请真实哲人亮相的艺术方式,非常适合读者崇拜、敬仰大家的审美心理,看似“老套”,其实给人以新鲜、新颖的愉悦感-----以众人神往而又蓦然出现的圣者之言之行,表达人们应具之道之徳;以出其不意而又赫然眼前的哲人之思之情,表现人们之品性之行为。尤为巧妙的是,一向被认为精炼精当的寓言语言,竟分外地通畅通达,也就不由分说地使这样一种一开始专为向上层进言的宫廷作品,在历史前行、时代发展中,完完全全地演变、衍化为大众化、平民化的作品。那篇《答鸡》,从“两只脚的公鸡咬紧牙关,拔掉自己身上的羽毛,大模大样地向人们宣称:”瞧,我们也是人了!“到”苏格拉底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把它两分开,笑道:‘为了几粒瘪谷就斗成这样,也配叫人吗?’“那顺而奥的语词语气,浅而深的哲思哲理,是寓言语言文思合一、表里统一的妙笔。常说妙笔生辉,就是如此。人人皆知文学是语言的艺术,寓言文学尤是。因为寓言短小精悍,字是字,词是词,句是句;极少展开的余地,必得一字中的,一词合辙,一句揭底。做到这一点,是语言功夫成然,更是思想功底使然。

凡夫寓言,语言平易平常,却是深刻深沉。近近读进去,实实在在,知性之辉耀耀昭昭;远远想开去,高高凸凸,理性之光熠熠闪闪。 由此看到寓言语言的一种新的发展状态-----不求华丽唯美,而是尽力求得犀利尖锐而深入浅出,活力洋溢而生趣盎然。这是寓言文体发展的需要,也是凡夫艺术个性的伸展和新展。启示我们的是,寓言语言的提撷、提炼、提升,任何时候都是来源自生活、浸渍于情感,生发在心灵;是思想的凝聚、艺术的结晶、风格的呈现。

寓言文学是更为简捷的语言艺术,在新时代,表现得更为明显、明朗。新时代生活节奏加快,寓言家必得有更为敏捷的思维、更加简练的表达;与时俱进,深思为常。可见,今日寓言家非思想家不可!

长居广东的童话作家饶远,将童话幻想嫁接于寓言创作,使寓言创作之树结出另类美妙之果:《与时间夜聊》(上海文艺出版社,2020.3)。时间,看似抽象的概念,其实是具象的存在。生命,在分分秒秒中度过,在年年月月中实现其价值和意义。生活,在时间的流逝中展现,在光阴的流程中显示其丰富的历史内容和深厚的文化积淀。古今中外,伟人们、百姓们,不知道说过多少关于珍惜爱惜时间的话语,不知道有过多少关于抓紧抓住时间的故事。看似一个老少皆知的题目,恰正是创造新时代、建设新中华最当紧的新话题。饶远把“时间”拟人化,为“时间”塑像,与“时间”面对面地真挚对视、真诚谈话,并将刹那间的只言片语、真情实感写下来。饶远对此看得很重。在《时间永恒》中,他写道:

……

石头盯着时间说:我“千年万载把自己的生命钉在一个位置上”,“你信吗“

时间回答:“我不会停留不动,走过了便留下历史,向前走去便进入未来。”

水傲慢地说:“我可以循环往复,蒸发……成雨。”“你能吗?”

时间笑一笑,说:“我不会重复自己,我会一直向前,展示一天一天,一周一周,一月一月,一年一年,一个世纪一个世纪。”

雷电……大声地说“我可以威严地震慑四方,响彻天空和大地,……

时间谦虚地说:“我不动声色,也不会消失,我按照自己的意志和设定,走向永恒。“

短短二三百字,把“时间”的品格、性情、气度、状态都写了出来,而且写得具体、形象、生动、传神。这,是观念更新?思想革新?是风格衍新?艺术创新?应该说是缺一不可!以往,历史前进、时代演变,比较缓慢。如今,科技时刻变异,社会迅猛变化,时代急速变迁,两个百年振兴中华,共享全球!新的时代精神,赋予寓言家以新的历史使命!饶远让“时间”自我表现,自己表白,让历史证明,在激流汹涌的历史长河中,谁赢得时间,谁才可能成为胜利者!但是,“时间”是人人认识、个个熟悉的,创作中,艺术构思的从新,艺术方式的求新,艺术语言的嬗新,才能使寓言因门道全新而使读者耳目一新。

饶远作品,形式上是悬疑,内容上是寓言,更是人类未来的预言。它充分挖掘新时代人心中的进取和奋发,把“时间”的秉性描写得淋漓尽致。他,总是在写全新的门道,总是在写“时间”的自白,不作比喻,不是讽刺,不去训诫,而是融合其诙谐、宽容和想象力丰富的文风,造就一种有灵气、接地气、显锐气的气氛和气场;以性情胜,有性情而有活色,有活色必能生香,活色生香,老少咸宜,就会对读者产生一种别样的艺术魅力。这就使寓言语言在寓言思想呈现、艺术布局中的作用更为突出。显然,寓言语言的新,就在于它是寓言思想新、艺术新的统一体。

来自僻远大西北的金雷泉,独辟蹊径,别树一帜。他的新书《行者寓言》(甘肃少年儿童出版社,2018.1),无论是思想宗旨,艺术结构,语言运用,都无一丝效仿,无一缕模拟,无一点守旧,是一部伴随着时代旋律前行着、迅行着的寓言集。他一反以往寓言创作中的讽喻、讥刺、嘲弄的构思与表达,变讽喻为尽情描述生活里的美德故事,改讥刺为快乐描写人世间的美妙情意,转嘲弄为善意描绘现实中的美好景象。以正面叙述宣示正道理,传播正能量;颂扬正气,弘扬正义。他的寓言,就如散文一般,真切写人,活泛状物,生动叙事。一篇篇都活泼泼的,一副新面孔,一种新派头,说这是中国寓言文学中的一股新潮流,也不为过。以《谄言者》为例。作品写“冰天雪地的北极,北极熊是真正的王者。“黄色的北极狐向他敬献“五彩王服”,黑白相间的企鹅劝他“今后别在海里游泳了”,三趾鸥更劝他:“学习人类那样减肥”。北极熊却缓缓说道:“……我们适应了天时,白色是我们的保护色,善游泳增强了我们的防御本领,肥胖的身躯使我们能够御寒度冬。/,改变时间、自然的选择,违逆天时,北极熊将自取灭亡!” 作品结尾写道:

掌声雷动!

谄媚者羞得没了头脑!

金雷泉没有专门描绘谄言者的嘴脸,也没有直接戳穿谄言者的用心,只写了他们与北极熊之间的一席对话,却使谄言者的内心暴露无遗也使王者的气度展示无限。反事正说,使正理更显正经八百、正大光明。依循正理,践行正道,是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的重要内容,作家从正面阐释阐发,从正向诱导引导,对于各民族青少年读者岂不更好!

又如《微笑者》,写一个在意外事故中失去双亲的孤儿,孤独的痛苦,孤零的哭泣,是一定有的。但是,面对所有关心关怀他的人,面对这个充满爱充满同情的世界,他的微笑是那样的甜,那样的有信心。作者写了孤儿所说:“每个白天,我见到的都是关心我的人,帮助我的人,我不能让大家失望,我要让大家看到希望,只能用微笑面对这个世界。”作品结尾写着:

微笑,是他面对所有关心她的人时的唯一回报。

作品里,微笑,是一个表象,更是一个意象。用微笑,面对友爱的人们,面对友好的世界;用微笑,面向美气的日子,面向美善的现实;使我们的生活充满诚信、友善,使我们的社会洋溢幸福、欢乐。金雷泉就这样朴朴实实、认认真真地把周围日常生活中的美仑美奂写出来给大家看,就这样自自然然、明明白白地把人们经常感受到的美德美行讲出来给大家听;看的是现象,听的是故事,内蕴正是事理、道理、哲理。作家从真的视角观察观照,以真的心情体验体悟这种真的表现和呈现,增强了寓言作品的气势和力量。

从金雷泉的这本寓言集,可以看到中国寓言创作中一种新的衍变和嬗变。作家以理为纲,展示个人的阅历,在哲理与常理之间,带出现代人内心的真善美,以及对社会发展、时代进步的见解,并从更广泛的角度显示人的道德情操、品性情感,勾勒寓言的品位和品格----任周遭再多变迁,初心不忘;任岁月再多暗涌,使命不变。

金雷泉的《行者寓言》,篇篇美妙感人,或以平淡的文字,记下百姓的普遍情感,让人领略现代社会中的大众情思;或以周详的记述,录下一时一地的此人此事,笔力纵横,让人领会现实生活中的哲思和智慧;或以瞬间的灵感,写下民族民间的文化风情和古今积淀,涉笔成趣,意味深长,使人身临其境。这本书更像是一部丰富多彩的新时代民间故事集。在这个故事天地里,屏蔽了现实生活中的喧嚣浮躁,抹去了老式寓言里的故弄玄虚,有的是,说东道西,谈古论今,传神出奇,证史明理。寓言语言也如此:明白晓畅,隽永灵动。时代精神,艺术方式,语言风格,天然地交汇,自然地交融,融铸成一种温厚大气的新寓言。可以看到,这样的新寓意,比任何现实都更加厚重,也比任何寓言都更加温暖。

寓言世界的创新,还在继续。创作无尽,创新无垠。

寓言世界创新之美,无比无上。

[信息来源:中国寓言网    作者:张锦贻]
发布时间:2021年05月09日

暂无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