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子舟寓言三则

1猫蚤争功

张家大院鼠患成灾,猖獗的老鼠在院内穿墙打洞繁衍生息,白日里跟鸡争食与鸭抢道,夜间则窃物啃箱嬉戏打闹。主人不胜其烦,花重金购回一只猫,决心对这群害人精严加惩处。

猫果然不辱使命,接连几天对鼠辈们痛下杀手,很快便清除鼠患,大院内恢复了宁静。主人很满意,对猫赞不绝口,称它为“捕鼠能手”,并奖赏猫一条黄瓜鱼。

猫尚未享用,一个声音传来:“喂,伙计,论功行赏该有我的一份,你可不能吃独食啊。”

“你是谁呀?我怎么没看见你。”猫奇怪地抬起头来四处张望。

“哈哈,我是你荣辱与共的战友、在你脑门上安营扎寨的猫蚤呀。”

“哼,原来是个吸血鬼,你一只跳蚤何德何能敢和我共享成果?”猫一听来气了,恨恨地问。

“你怎么能这样抹杀我的功劳呢?”猫蚤大言不惭,“几天来,我陪你废寝忘食与你并肩作战,你追东我决不去西,你赶南我决不往北。正是因为咱们俩同心同德共同努力才根除了鼠患的呀。”

“真是恬不知耻,你我啥时并肩作战过,你啥时帮我捉过鼠了?”猫简直气昏了。

“你别不认帐,实言相告,离开我你将一事无成!”猫蚤底气十足言之凿凿,根本没将猫放在眼里,“扪心自问,没有我坐镇指挥,你能准确无误地捕捉到一只只大老鼠?你有天大的本事,先抓我试试看?”

猫一听傻了眼,捉老鼠可以得心应手,可要捉住一只比针眼大些的跳蚤还真是无能为力。可是,难道捉住了老鼠果真是猫蚤指挥有方吗?

“所以嘛,人贵有自知之明,有功劳不该独占而应当共享,”猫蚤得意洋洋又显得挺大度,“但你尽管放心,我一不跟你争荣誉,‘捕鼠能手'你照当,对我心存感激就行;二不跟你争奖赏,黄瓜鱼你照吃,我点滴不取。只是平时偶而叮你一两口吸点血解渴充饥时,不要大惊小怪就行,这点要求不过份吧?”

猫无话可说。不同意又能怎样?这吸血鬼平时不是照喝不误从不打招呼吗?可是让猫愤愤不平的是,既巧立名目喝了别人的血,又要让人心存感激,这厚脸皮的家伙还真拿它没辙。

于是,猫蚤助猫灭鼠的功绩列入史册光宗耀祖。

于是,猫蚤吸猫血顺理成章,似乎再也没人指责它了。


2布谷鸟与燕子

耕忙季节,农民们在田野中辛勤劳作。从不远小山间传来阵阵“布谷、布谷”的鸟鸣声回荡在大地上,格外惹人关注。原来是布谷鸟在小山丛林中跳来跳去叫得正欢。这时,它看见燕子远处飞来,矫健的身姿时不时地从地面一掠而过,显得轻松自在,不禁开口指责。

“瞧你这轻浮样,农民们个个在田头挥汗如雨争分夺秒赶农时,你却游手好闲不干实事,整日里东飞西逛的就懂得嬉戏玩耍,好意思吗?”布谷鸟表现得毫不客气。

“谁说我游手好闲,谁说我是在嬉戏玩耍了?”听到布谷鸟信口胡言,燕子很不服气,“我每日里巡飞于田野中,不辞辛苦地替农民们捕捉害虫,为夺取粮食丰收尽自己菲薄之力,难道说这不是在干实事?”

“哼,说得好听谁会相信,你尽管为自己涂脂抹粉吧!”布谷鸟嘲讽燕子,“如此看来你还真是高风亮节呀,做了好事的而不张扬,农民们一定对你感恩戴德了?”

“办事凭良心,何必要大张旗鼓地宣扬让路人皆知呢?” 燕子反驳布谷鸟,“照你的逻辑推理,我一声不吭,就是没干实事;你整日里‘布谷、布谷'地嚷得震天响,就一定是在为农民们办大实事了?”

“正是如此啊,你也都听见了,”布谷鸟一听不觉得意起来,感到挺自豪,“我一天到晚不停地嚷叫,催促农民们不误农时春耕播种,为他们立下汗马功劳,他们为了感激我,才亲切地称我为‘布谷鸟’哩。”

“别献丑了,谁不知道你本名‘杜鹃’,因为鸣叫声形似‘布谷'而得名。然而农民们耕作自会掌握时令,也并不因为你的催唤才安排农事,你何必自我表功呢?”燕子反唇相讥:“再说,你平时除了 ‘布谷、布谷’的叫个不停,只知做足表面文章外,又真真切切的为农民们做了哪一件实事呢?”

“哼,不管怎么说,反正我问心无愧,若没有我不厌其烦起劲地催耕,说不准这群只知耕种而不知天时的呆子们早就误了农事哩。”说罢,布谷鸟又跳到一边继续高声嚷叫起来。

燕子不屑再理会布谷鸟,觉得实在没必要再跟它理论什么,因为自己还要继续忙碌着捕虫除害呢。

——现实生活中,把时间花在正事上的实干家们往往沉默寡言;而那些一天到晚只知扯着嗓门夸夸其谈如布谷鸟者,却通常是一件实事也不干的主儿。


3 叫驴与狮比威严

狮子抓住叫驴,想吃了它。叫驴挣扎着连声抗议:“你怎么敢吃我,你没资格吃我呀!”

狮子一听笑了:“好狂妄的家伙,我敢吃遍全森林禽兽,吃你更是绰绰有余小菜一碟,怎么会说我没资格呢?”

“哼,别说大话了,你有威严吗?” 叫驴装腔作势高昂着脑袋似乎底气十足,“我论嗓门比你高、论叫声比你哄亮,自然就比你有威严。如果说今天有威严的让没威严的给吃了,这不是反了天了? ”

“就凭你这嗓门能叫出威严来?你也太高抬自己了吧。”狮子更是忍俊不禁,“既然今天你有勇气说出这样的话,那我就给你个机会,如果你能证明比我有威严,我就放你一条生路,否则,就别怪我手下不留情了。”

“此话当真? ”叫驴惊喜地问,仿佛看到了生存的希望。

“一言九鼎决不食言!”狮子回答得十分干脆,“你看见了吧,不远山坡下有群梅花鹿在食草,现在我们分别试试看它们怕谁,就说明谁有威严,如何?”

“好!那就先看我的!”叫驴急不可耐的抢先出头。于是,狮子潜身于树丛中,看叫驴如何表现威严。

只见叫驴信心满满的站在山坡上,冲着群鹿扯起嗓门高声叫唤。群鹿们听见了惊慌不已如临大敌,有几只小鹿更是吓得抬腿就想逃跑。

“各位别慌,那是只叫驴,一个没用的家伙,”领头鹿见了连忙安抚群鹿,“这吃货除了嗓门大只会虚张声势外,什么本事都没有,大家尽管放心进食罢。” 群鹿安定了下来,任凭叫驴喊哑了嗓门再也没人去理会它。

“哈哈……这就是你的威严?也太掉价了吧!”狮子摇头嘲笑它,“睁大眼睛瞧好啰,今天我要让你见识什么叫威严!”狮子说罢若无其事地钻出树丛,一声不吭踱着方步不紧不慢地朝群鹿走去。

警觉的领头鹿一下就发现了,惊惶失措的它连忙向群鹿发出警告:“各位快逃命呀,狮魔来了……”,话音未落,群鹿里已炸开了锅,它们甚至没见到狮子的影子,个个却已吓得魂不附体,争先恐后的逃之唯恐不及,眨眼功夫作鸟兽散,山坡下己难寻觅鹿的踪影。

叫驴顿时愣住了,站在那儿不知所措。

“看清楚了吧,此处无声胜有声!这才叫做威严!”狮子得意洋洋,言语中透露出杀气,“真正的威严不在于嗓门大小,而取决于其内在实力——看来你今天是在劫难逃气数已尽。”

叫驴泄气了。它无言以对,只好束手就擒,乖乖地成了狮子的口中食。

[信息来源:中国寓言网    作者:李子舟]
发布时间:2021年09月01日

李子舟专栏


暂无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