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子舟寓言三则

1金头苍蝇的结局

金头苍蝇飞累了,停落在虎王脑门上休息,并随着虎王在森林中游逛。突然它惊讶地发现,自已所到之处,群兽们都个个惊慌失措,奔跑躲避唯恐不及。

金头苍蝇顿时得意起来,它始较未及自己竟然如此神威,于是兴冲冲的离开虎王四处张扬炫耀,想好好领略众生灵们对自己的敬畏之心。

猛然间,金头苍蝇看见不远的墙角处有只壁虎正在觅食,于是故意“嗡嗡嗡”地大声嚷叫着,神气活现地在壁虎眼前飞来闪去,不想却被壁虎逮个正着,壁虎张口准备将它吃了。

“混帐东西竟敢吃我,知道我是谁吗?”金头苍蝇毫不怯弱,霸气十足地对壁虎大声喝道。

“你不就是只苍蝇吗,我怎么就不敢吃了?” 壁虎觉得好笑,它轻蔑地说,“倒是你的头脑要清醒些,看清楚了我是谁,哪里借的胆敢在我面前耀武扬威!”

“你不也就是遇到危险只懂得断尾求生的壁虎吗?就你这种德性也敢入藉虎族?”金头苍蝇学着壁虎口吻反唇相讥,“你看那虎王何等气派,我骑在它头上,它都不敢哼一声;再看那些群兽们,见到我更是个个闻风丧胆,你快识趣些把我给放了,免得遭殃。”

壁虎一听乐了:“看你个儿不大口气倒不小,在我眼里,你和你的家族成员并没有多大的区别呀。”

“哼!它们能和我相比吗?”金头苍蝇一听气急败坏,仿佛受到了污辱,“我是声名赫赫的金头苍蝇,是蝇族中万里挑一的姣姣者,你竟敢瞧不起我!”

“哈哈,真是张狂到极点,让我替你这脑袋降降温吧!”壁虎嘲讽金头苍蝇,“首先,你的家族成员历来是我的上等佳肴,当然也包括你;其次,你有幸在虎王脑门歇歇脚,可惜虎王没感觉到你的存在:群兽们畏惧的是虎王,你只是再版的‘蝇假虎威'而已,还以为有多威风呀?”金头苍蝇刹时气馁了,不知说什么好。

“还有其三呢,”壁虎顿了口气,轻松地揶逾道,“尽管我貌不惊人无足轻重,却历来是你蝇族的克星!你再气派,终究也是我的盘中物,今天我就用你来填腹当午餐,你就到我的肚子里继续张狂去罢!”

壁虎说毕,张开大口就把金头苍蝇给吞食了。

——人生最大的不幸,就在于不能正确认识自己,从而狂妄自傲目空一切,最终注定要失败。金头苍蝇的结局,正说明了这个道理!

2笼鸡与野鹤的追求

生活在笼子里的鸡见到停歇在树上的野鹤风餐露宿居无定所,不禁产生同情心。它向野鹤打着招呼:“别再四处奔波了,过来和我一起生活吧。”

野鹤连连摇头说:“我还想劝你哩,莫留恋这样的安逸日子,还是随我一同回归大自然为好。”

鸡惊讶地瞪大一双小眼睛望着野鹤说:“你疯了,大自然有啥好!空气新鲜吗?阳光充足吗?我在笼子里同样能得到呀。反而是你长年累月在野外饱受风雨的侵袭,而我的鸡笼就是安乐窝,能遮风挡雨还能当保护伞免受意外侵害,多令人惬意呀!”

“可是你有自主权吗?这反而让我同情你,”野鹤俯视着笼边的鸡说,“这鸡笼就像囚室,主人任意限制约束你,禁锢了你的行动、羁束了你的自由;而我无羁无绊自由一身,广袤的天际任我飞翔,让我时时领略大自然的风光,这才令人愜意哩!”

“但我生活在这样小天地里挺好的呀,主人保证三餐饮食,我闲暇扒扒垃圾有时还能捉一两只蚯蚓解馋呢,”鸡觉得心满意足,对野鹤说:“可你就享受不到我这样的待遇,整天忙于觅食填腹,还时常忍饥挨饿多痛苦呀。劝你还是放弃大自然,来和我一起享受生活吧!”

“这你又错了。野外多么美好呀,我不需要谁的恩赐,大自然为我提供了丰富的食源,只要我勤奋不惰,”野鹤转而继续劝说鸡,“倒是我时时为你担心,你似乎生活在危机四伏中。岂不闻一句老话‘笼鸡有食汤刀近,野鹤无粮天地宽’?我想主人养你肯定居心不良。你还是早下决心离开这是非之地,同我一起远走高飞,回到大自然的怀抱中去吧。”,

鸡不以为然,说:“你这是杞人忧天危言耸听。主人待我多好呀,从不让我干事,还将我养得白白胖胖。这么舒服安逸的生活我怎么会舍得放弃呢?”

它们俩各执己见谁也说服不了谁,只好依然各奔东西。笼鸡照样过着它那无忧无虑的快乐生活;野鹤也仍然时时经受风雨的洗礼,有时还要挨饿。

年复一年,生活在笼子里的鸡换了一茬又一茬,它们的身影经常出现在食客们的宴席上;而野鹤依然是野鹤,广阔的天地中,时常能寻觅到它那自由飞翔的英姿

3画笔的遭遇

京城来的画师到草原上写生,吸引了众多游客驻足围观。人群中有位自称“画痴”的绘画初学者对画师的精湛画技心悦诚服,更对画师的画作赞不绝口。

“啧、啧、啧,真是神来之笔呀!”“画痴”挤到画作前充作内行边欣赏边大加赞叹,“瞧,这画面上平原广袤绿草如茵、骏马奔腾四蹄生风;那天空辽阔云淡风轻、苍鹰翱翔目光如炬。这笔笔刻划得如此细致入微,果真是栩栩如生巧夺天工呀!”游客们纷纷附合着,画师听了顿时浑身舒畅,不觉得对“画痴”产生了良好印象。

“您真是大师级的巨匠呀,您的大作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必将能流传千古。今天得遇大师,实仍在下三生有幸哪!” “画痴”继续吹捧画师,令画师更加心花怒放,甚至有些飘飘然,仿佛遇见了知音一般。

见到时机成熟,“画痴”话锋一转向画师提出请求:“大师啊,您是我最敬仰的画界前辈,更是我今生唯一最崇拜的偶像。您能将这支画笔送给我作留念吗?我要时时把它带在身边,见到它就让我想起您。” 画师被“画痴”的甜言蜜语深深地打动了,他毫不吝啬地将手中的画笔送给了“画痴”。

“画痴”喜不自胜如获至宝。他想:那画师就是靠这只笔画图;如今自己有了这只笔,也一定能画出令世人瞩目的不朽大作来。

回到家中,“画痴”迫不及待地铺开纸张,满心期望着能挥笔自如得心应手地画出好图来。然而他并没有如愿以偿,尽管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画出来的图与之前所画的并无两样。

“画痴”泄气了,他将画笔一摔大发牢骚:“你这是什么破笔太差劲了,好端端的一张纸,看看被糟蹋成什么样子。”

“这又能怪谁呢,我还是我,与此前并没啥区别呀,”画笔终于开口了,“如果在高明的画师手中,我可以画出一幅幅天底下最完美的画图;可是到了你这蠢货手里,又怎么能发挥我的特长呢?不使画面一塌糊涂才怪哩,你还想能画出什么好画来呀?”

[信息来源:中国寓言网    作者:李子舟]
发布时间:2021年10月09日

李子舟专栏


暂无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