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子舟寓言二则

1黑猪的自豪

水牛吃苦耐劳兢兢业业地耕耘土地,为森林王国创造了大量财富。终于,它的表现得到了王国公民们众口一词的高度赞誉,经过推荐评选,水牛当上了年度“劳动先进”。

消息传到黑猪耳里,黑猪洋洋得意,觉得脸上格外有光。它想自己和水牛同居一室,水牛得到的荣誉也就是自己的荣誉。于是它颠着大肚皮兴冲冲地四处传播这一新闻。

“哈哈,你们都听到了吧,和我同室的水牛当上咱森林王国的‘劳动先进’了,”黑猪逢人便不失时机地夸耀,“多么了不起多么不容易呀,全森林王国仅评它一个!呵,你们还不知道吧?水牛是我最最忠诚的朋友,我们俩同吃同住形影不离,平时的关系铁着呢!”

黑猪手舞足蹈的越说越带劲,似乎评上“劳动先进”的就是它自己。旁边的一只公鸡看了“咯咯”大笑。

“你这是在夸水牛呢还是夸自己呀?”公鸡看着黑猪得意忘形的样子嘲讽它:“水牛任劳任怨有目共睹,当上‘劳动先进’是它的光荣,与你何干呢?你贪吃贪睡懒惰倒也出名,既使再起劲地用水牛的荣耀往自己脸上贴金也是徒劳—--人们不会改变对你的看法,你也别想能从中沾到一点点光的!”

黑猪气馁了。它明白不管如何使劲地和水牛套近乎也无济于事——水牛是水牛,自己黑猪还是黑猪!

2田鼠之厌

田鼠遇见青蛙,一开口就表现出对猫头鹰极大的厌恶。

“在这世上,最惹我讨厌的莫过于猫头鹰了!”田鼠说。

“猫头鹰,它不是人类的忠诚朋友吗?”青蛙奇怪了。

“正因为如此,我才对它倍加反感,”田鼠仇恨之情溢于言表,“先说相貌吧:说是猫科族则多了一副翅膀,说是鸟类嘛又长了个猫脸,这种两不像的怪物谁见谁败兴,谁会喜欢他呢?”

“总不能以长相论人品吧?这样有失偏颇可不太好。”青蛙表示异议。

“当然,长相不能说明问题,”田鼠连忙随声附合,表现出通情达理,“更让人讨厌的是它那一副哑嗓门也敢开口,半夜三更听得让人毛骨悚然。说实在的,我常常为它害羞脸红,可是它却无自知之明,自以为是世界上第一流歌唱家。人们常说不知羞耻的人不会有美德,你说像猫头鹰这样能有美德吗?”

“就算嗓门哑也不该使你厌恶到如此地步呀,乌鸦的长相嗓门好不了猫头鹰多少,你怎么不讨厌它呢?”青蛙反问道。

“你说得很有道理,以貌取人很不理智。关键是人们追求光明,视光明为真理的象征;可猫头鹰呢?”田鼠表现出对猫头鹰的不屑一顾,“它白天不见踪影,夜间却专门与我辈作对,干些伤天害理的勾当!它害怕光明意味着害怕真理,害怕真理证明心中有鬼,经我步步推理,终于认识到它的肮脏本质,因而成为我厌恶的对象。”

“哦,我明白了,”青蛙恍然大悟,“那如果从现在起猫头鹰再不杀生,还戒荤腥改素食并与你和睦相处成为你的好朋友,你该不会讨厌它吧?”

“如果那样我又怎么会讨厌它呢?” 田鼠肯定地说,“既然成了我的朋友,在我们鼠族的眼里,它就是一个美丽的天使、森林鸟国一流的歌唱家!以上的缺点也都成为优点了。”

[信息来源:中国寓言网    作者:李子舟]
发布时间:2021年10月28日

李子舟专栏


暂无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