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子舟寓言:黑狗的炫耀

主人宴请宾客,宴厅内高朋满座觥筹交错,场面热闹非凡。从宴厅里飘出来的阵阵肉香味,让看守家门的黑狗垂涎三尺,于是趁着没人注意偷偷溜了进来。

它在客人宴桌下来回穿梭,贪婪地寻找被丢弃的鱼肉骨头以饱口福。有客人见了厌恶地踢脚驱赶,它也不在意,转身又到另一桌下继续寻食。就这样,居然也让它吃了个饱,末了还叼了根猪蹄骨头心满意足地回到大门口继续啃得欢。一抬头,看见对面邻家守门的白狗正吃着简单的晚餐,不觉得有些同情。

“咳,老邻居,你太可怜了,你吝啬的主人怎么这么刻薄,总让你吃残羹剩饭呢?长此以往谁能受得了啊。诺,我家主人的宴席还在进行,你何不也趁机进去享受一番?”黑狗对白狗说。

“那地方我可不去,嗟来之食再丰盛我也不稀罕,”白狗不为所动,表现得很淡定,“主人待我不薄一日三餐不缺,我很满足了。再说,我还要为主人守门呢!”

“你真傻呀,有福不懂得享受,”黑狗连连摇头,不能理解白狗的行为,“你看我刚从宴厅出来,在里面受到很好的礼遇,宾客们争相和我套近乎,高级食物任我享用,临走时还送我一根带肉骨头做点心,这味道美极了。你说,我是多么幸运呀!”

黑狗越说越得意,它举起肉骨头对白狗炫耀着,似乎自己的身份与宴厅里的宾客们没啥两样。

白狗暗自窃笑。它曾看见黑狗钻桌底寻食遭客人白眼驱赶时的丑态,没想到黑狗还敢自我吹嘘大言不惭,令白狗从心底鄙视它。

“真羡慕你交上好运了,可惜你受到高等待遇的精彩场面我无缘目睹,”白狗不卑不亢地对黑狗说,“那一刻我刚好打了个盹,却做了个匪夷所思的梦。”

“什么梦如此神妙,能否说来让我听听?”黑狗感到十分好奇。

“你可记得曾经在这一带乞讨的那位壮年人吗?”白狗问黑狗。

“记得,记得,那印象太深刻了!”提起那壮汉,黑狗脸上露出鄙夷不屑的神色,“在我记忆中一年到头总见他是衣衫褴褛可怜相十足,为了得到路人的施舍,不惜放弃尊严、毫无气节可言——这真是一个不顾脸面不知羞耻的主啊!”

“可我却梦见他穿金戴银衣冠楚楚地出入高级场所,手里还拿着大把钞票在那儿炫富。他在人前形象光鲜靓丽,似乎身份地位非同一般,又有谁知道人后的他人格却这般低戝行为如此下作呢?”白狗望着黑狗继续说,“更为可笑的是,在我梦醒之后,这位丐帮精英还在那儿恬不知耻的装阔充大款哩。你说可悲不可悲呀?”

黑狗楞住了,它知道白狗话中有话。两相比较,这才发现自已的德性和乞讨者何其相似!黑狗颜面丢尽,连忙用前肢遮羞。原先津津乐道的肉骨头,如今在嘴里竟然变得索然寡味,当然,更没有勇气和资格再在白狗面前炫耀了。

[信息来源:中国寓言网    作者:李子舟]
发布时间:2021年11月15日

李子舟专栏


暂无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