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言创作不可妄自菲薄

■涂玉国

最近,我市青年作家陈玲加入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至此,我市加入该会会员已达 19 人,占全省总数 34 人的一半以上。寓言创作呈现复苏迹象,这是一件值得欣慰的事。

襄阳的寓言创作在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原会长凡夫的引领下,起步早,早在 2003 年便成立了襄阳寓言研究会 ;队伍长,有一批有实力的寓言创作者 ;有影响,多人获得各类寓言奖项,多篇寓言被选入中小学教材和各类辅导读物 ;平台好,中国寓言网落户襄阳。2014 年,我市被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授予“中国寓言大市”称号,成为全国第二个获得该殊荣的城市。

但与上述优势不相匹配的是,近年来我市寓言创作却出现了下滑态势,数量质量双双下降。这种变化,与当前国内寓言文学整体态势大致相同。导致寓言文学走下坡路的主要原因,是人们对这种文体渐持怀疑态度,认为这种文体属于“豆腐块”,没有分量,内涵不深,显不出水平。其次,这种文体因为容量小,形式内容上难以创新,似乎陷入“好诗至唐朝已写尽”的怪圈。第三,寓言中所讲的哲理,翻来覆去就是那些,已无新鲜感。第四,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文学,寓言这种文体已经过时。寓言文学的没落,令不少有识之士深为忧虑,并呼吁要保护这种文体。寓言文学研究专家陈效东说 :“如果把各种文学体裁比为不同的物种,寓言仍是濒危物种。”

其实,文学体裁之间本不应该有高下之分。过去,小说地位卑下,被视为“小道”,是不入流的东西,写小说的人也不被人看得起。现代意义上的散文更是一种出现较晚的文体,其内涵与外延至今仍争论不休。但这两种文体,如今已成为文学的中流砥柱。相比而言,寓言反而是我国古代的一种重要文体。先秦时期,寓言就成为纵横家和谋士游说时常用的叙事文本,很多经典故事至今流传。在世界文学史上,中国与古希腊、印度并称三大寓言发源地。因此,文体只有发展流变,没有高低之别,每一种体裁只要深入进去,往下掘一口深井,都会有所建树。

寓言作为一种文学体裁,其天然的、内在的美育德育教化功能显而易见,是启蒙教育的重要一环,伴随孩子的成长,成为人生底色。我小时候读过的《刻舟求剑》《农夫与蛇》《乌鸦喝水》《小马过河》《揠苗助长》等寓言故事,至今仍记忆深刻。著名儿童文学家严文井曾把寓言比喻为一个魔袋,称其“袋子很小,却能从里面取出很多东西来,甚至能取出比袋子大得多的东西”。因此,寓言文学必定有其发展空间,并会不断继续前进。寓言写作者,切不可妄自菲薄。

经济学上有一个热词,弯道超车,是借用赛车运动中弯道更容易超车的术语,来比喻超常规发展和后来者居上。如今,在寓言文学创作整体形势低迷的情况下,反而为我市寓言文学创作提供了弯道超车的可能性。我们期待更多文学爱好者加入到寓言创作队伍中来,认真学习研究寓言创作特点规律,不断赋予其时代内涵,创作更多高质量的作品,实现寓言文学的再度复兴,并促进襄阳文学的全面崛起。

作者简介:涂玉国,湖北襄阳人,湖北襄阳市作家协会主席,《汉水》文学杂志社社长、总编辑。

[信息来源:中国寓言网    作者:涂玉国]
发布时间:2021年12月08日

暂无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