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福荣寓言诗十一首

小猫早起又洗脸

陈福荣

小猫早起又拭脸,

专注从来不觉烦。

她的这个好习惯,

日积月累已数年。

小鸟见了不解问:

“你的嗜好没改变。

脸上从来无污迹,

为啥擦洗一遍遍?”

自有大道蕴至简,

且听回复留答言:

“良好习惯不能丢,

坚持不废心安然!”


战胜强敌靠勇气

陈福荣

老鹰爪子真锋利,

捕只兔子不费力。

小鸟见之多惧怕,

迎面碰上就绕避。

母鸟给他来壮胆:

“战胜强敌靠勇气!”

孩子听了受鼓舞,

提升飞速苦练习。

跌撞滚爬一次次,

伤痕累累难数计。

每回进步都负伤,

负伤激它创奇迹。

练出浑身是力量,

肌肉块块硬凸起。

老鹰反倒怯了阵,

不敢把它再相欺。

人夸这是必胜鸟,

必胜从不怕打击。

不怕打击似弹簧,

弹簧自生耐挫力!


箭有困惑为鹰生

陈福荣

一只雄鹰空中翔,

一支箭儿搭在弦。

冲向云霄便速坠,

箭儿无能多羞惭:

“你能飞得高又远,

为何换我难久长?”

雄鹰振翅来作答,

话语坚定且响亮:

“仰仗外力易遭弃,

我靠自身保力量!”


乌鸦的逻辑

陈福荣

狮子吃剩赏乌鸦,

乌鸦便把狮子夸:

“慷慨大方谁能比?

不愧是个慈善家!”

风雪之中被冻僵,

乌鸦进了松鼠家。

拿些松籽给充饥,

得救乌鸦牢骚发:

“松鼠是个吝啬鬼,

似乎认我为傻瓜。

几颗松籽怎饱腹?

视作乞丐来打发!”

乌鸦逻辑谁能解?

听了定然头皮炸!


一只青蛙鸣不平

陈福荣

青蛙鼓腮叫不停,

无人喝彩多冷清。

忽见骏马河边饮,

不禁上前诉不平:

“我把全身力用尽,

唱的歌儿很动听。

人们不光不理睬,

反有讨厌露表情。

像你一声也不吭,

却受人们大欢迎。

到底为啥我不懂,

世象如此不公平?”

对着青蛙瞥又盯,

骏马回答动真情:

“你把劲都用嘴上,

不在腿上使点劲。

不在腿上使点劲,

如何获取认同心?”

青蛙听了没改变,

依然嘴上盲使劲。

这般卖弄多可笑,

可它仍在叫不停。


装睡岂能叫得醒

陈福荣

屋里呼噜响不停,

屋外猴子失耐心。

催了一次又一次,

定约花猪在鼾鸣,

路过老牛下断语:

“装睡岂能叫得醒?”


有点成绩甭自夸

陈福荣

森林里头叫喳喳,

百灵炫己贡献大。

森林里头舞翩翩,

孔雀炫己贡献大。

喜鹊听了出驳语:

“有点成绩甭自夸。

啄木鸟儿治害虫,

起早贪黑忙无暇,

若无它们付出多,

这里定然被沙化……”

不识己短真可笑,

喧宾夺主莫如哑!


贪杯之徒无好事

陈福荣

有一猴子很贪杯,

逢酒必喝喝必醉。

醉露丑态叫不醒,

哪个见了不皱眉?

猴子不知被厌弃,

依然不改在贪杯。

忽然一朝走了运,

众皆羡慕好职位。

送酒巴结来不拒,

每天醉鬼做一回。

不久得了一场病,

住进医院空有悔。

命赴黄泉指日临,

呻吟不绝特可悲。

贪杯之徒无好事,

最后总是遭大罪!


为何都夸黑色好

陈福荣

黑猪黑熊与乌鸦,

你夸我来我夸他。

夸的都说黑色好,

仔细想想图个啥?

不是黑色美无瑕,

抬高自己全靠它。


天鹅与鸭子

陈福荣

天鹅嘲笑鸭子丑,

体形鸣韵皆粗陋。

叫声沙哑不中听,

羽毛灰涩不耐瞅。

鸭子不悦悄然离,

越去越远没回头。

忽闻一声紧一声,

传来天鹅在呼救。

狐狸钻出芦苇丛,

汹然咬住不松口。

鸭子扯着脖嘶叫,

立时惊动一黑狗。

飞扑而来气势猛,

狐狸怯阵忙逃走。

天鹅有幸脱了险,

感激话儿诉不休。

黑狗让她谢鸭子,

他是闻声才奔救。

被嫌叫声帮脱劫,

天鹅知悉能不羞?


酒香也怕巷子深

陈福荣

酒香不怕巷子深,

对此很少有否认。

有了好酒有市场,

这一说法未必真。

僻地有人拥佳酿,

总是滞销无人问。

其子劝他做广告,

活了财路脱了困。

原在深山多静寂,

如今迎来客纷纷。

从善经营需自荐,

酒香也怕巷子深!

工作单位:浙江省永嘉县桥头镇白云小学

邮政编码:325107

[信息来源:中国寓言网    作者:陈福荣]
发布时间:2022年01月02日

陈福荣专栏


暂无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