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谈寓言文学作品网络化发表趋势

文/王宏理

随着网络的出现,网络文学的大潮把传统纸质刊物冲击得溃不成军,而方便快捷的电脑或手机阅读,让大家不想再去订阅传统纸质刊物。这就造成发表文学作品的刊物因发行量少变得步履维艰,许多过去曾享誉一时的文学刊物已谈出读者的视线或早已停刊。面对越来越少、越来越难的发表园地,一直认为只有作品见诸报刊变成“白纸黑字”才是正式发表作品的作家们确实要跟上时代的步伐,转变自己的传统观念,寻找新的发表作品的突破口。

这里我们只略谈一下当前寓言文学作品的“发表”趋势。

过去好多纯文学刊物都发表寓言作品,如《人民文学》《儿童文学》《少年文艺》等等,都发表了许多经典的寓言篇什,如我们寓言研究会的王述成老师就曾在《人民文学》发表过寓言作品。《人民日报》原来也发表寓言作品,我收藏到一期1978年6月18日的《人民日报》,该期“战地”副刊即发有郭沫若先生的“寓言两则”:《一位牧羊人》和《大象和苍蝇》。现在这些刊物已很少发表寓言,甚至不再发表寓言作品了。一些报纸的副刊也极少发表这种“带刺”的小作品,偶尔发表一篇,也是补白“填空”。再者,现在许多纸刊的发行量大幅减少,如过去曾发行数万数十万份的纯文学刊物,现在据说仅发行数千份。许多过去很有影响的文学刊物和报刊都因阅读量和发行量下降,或办刊经费困难等原因停刊。好在现在许多校园报刊对寓言作品还“情有独钟”,让寓言作品还有一角生根开花的土壤。

还有一个挺重要的原因,就是一些发表寓言作品的刊物有时很注重作者的名气。名气大的作者投来的寓言作品优先选用;作者没名气,其作品有时根本不看,更谈不上发表了。再加上许多的关系稿、人情稿等等,至使一些普通寓言作者的作品发表更是难上加难。

好在现在有了网络,于是给许多寓言作者带来了希望。

一是寓言文学网站发表。这里主要谈到的就是中国寓言网。这是凡夫老师在湖北襄阳创办的,在我们寓言界极有影响。我在2006年接触到中国寓言网,通过此网认识了凡夫老师,在中国寓言网上发表了一些寓言,而且当年凡夫老师编的《2006年中国寓言精选》还选了我的几篇寓言。也是在2006年有幸加入了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参加了当年在北京召开的年会。

中国寓言网多年来聚集了众多的寓言家,大家纷纷在该网发表自己的寓言作品,有寓言集出版也在网上“贴”出喜讯。中国寓言网以其多样的栏目、丰富的内容等迎得了我们寓言作者们的喜爱和支持。

除了中国寓言网,这里我们还不能忘记由叶澎、余途、桂剑雄和晓舟等老师负责的“中国寓言论坛”,论坛曾办得十分活跃,集聚了众多寓言家,发表了许多原创寓言文学作品,同时也及时发布了许多寓坛资讯。几位负责人为了寓言的繁荣和发展,不计报酬,任劳任怨,把中国寓言论坛打理得风生水起。据了解,金江寓言文学奖的很多获奖作品都是在中国寓言论坛首发的,后来该论坛因故关停,确实可惜。

二是公众号发表。近年来,随着微信公众号的兴起,各类文学微信公众号遍地开花,受到了广大文学爱好者的喜爱。纸刊难上,大家纷纷把目光和作品投向了公众号,一经推出(现在大家还不认为这是真正的“发表”),相互转发,点击阅读,传播快捷,阅读方便,渐渐得到了寓言作者们的认可。而专门的寓言文学公众号,我所知道的除我们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的公众号外,其他专门为广大寓言作者推出寓言作品的公众号也不多。这里主要谈谈由我主编的《寓言文学》公众号”,这是“一个专注寓言文学的公众号”,自2019年3月14日上线以来,即受到广大寓言作者的关注,纷纷来稿支持。据统计,2019年推出寓言581期、1160篇寓言作品及童话、童诗及寓坛资讯等,2020年推出773期、约1500余篇寓言作品等,2021年推出301期,约650余篇寓言作品等。三年来共计推出寓言文学作品3300余篇。

由此可见,在寓言文学公众号推出(发表)寓言作品已得到大家的认可,可以说在公众号发表寓言文学作品是现在甚至将来很长一段时间很受欢迎的一个趋势。

三是“电子刊”发表。现在许多纸刊已推出了自己的电子刊或电子版,我们通过电脑或手机,就可阅读到这些刊物及时更新的或往期发表的作品。电子刊物代替传统纸质刊物的步伐已越来越近。而大量推出寓言文学作品的电子刊物,我认为由马筑生老师主编的《儿童文学信息》电子刊是很重要的一个。这个电子刊物每期都设有“寓言文学作品选刊”,发表了在数量和质量上都很可观的寓言文学作品,受到了我们寓言文学作者的普通欢迎。

虽然现在有些电子刊物只是在纸质刊物出版后作为纸质刊物的补充在网络推出,但电子刊物将是时代发展的一个不可抵挡的趋势。我们期待专门发表寓言文学作品的图文并茂、兼有音频视频、可以翻阅的电子刊物早日出现。

比较传统纸质刊物与网络、公众号及电子刊物,我们发现网络、公众号及电子刊物有以下几个特点:

一是及时快捷。我们创作的寓言作品如果投给纸质刊物,要有两三个月甚至更长的等待期,有时等了最后可能还没有发表;有时确定发表还要继续等待。因为许多刊物在这个月已把后面几个月的稿子都编好了,一般不可能撤掉审定的稿子,把你的寓言作品塞进去提前发表,所以要等到发表,甚至要等几个月的时间。如我在2020年六月发表在《故事大王》的寓言《蜗牛蹬山》,本通知说留用在2020年元月份一二期合刊的,结果一直排到2020年六月份才发表出来。遇到这种情况,你只能耐心地等待。而网络和公众号就很及时、快捷。今天写好,今天就可在网上或在公众号里发表出来,让你的寓言作品及时地展示在读者面前,这是纸质刊物无法做到的。

二是传播迅速。作品在网络或公众号发表,很快就会传播开来,点击阅读量可以是数百数千数万,甚至更多。而传统纸质刊物现在发行量少,大量的读者根本看不到。即使等刊物传到自己手里,也是很久之后的事情了。这远没有网络或公众号来得快,发表后立刻就可以在网上搜索到,或经朋友微信转发来立马看到。

三是容量宠大。纸质刊物因为期刊的页码基本都是限定的,这就限制了刊发作品的字数或篇数。纸质刊物的期数也是限定的,一般是月刊、双月刊等,这也限制了发表作品的数量。而网络、公众号和电子刊物往往没有限制。网络可以无限制的赠加页码,无限制地添加文章。如中国寓言网的“现代寓言”栏目,现在已发表7600余篇寓言作品,有150多页。而我们可以在这个栏目里继续添加寓言作品,只要网站存在,这个栏目发表寓言的篇数和页数就会继续增加。

又如寓言文学公众号,如果时间和精力允许,每天可以发表八位作者的寓言作品,少则一则,多则可以十数则、数十则,如张鹤鸣老师的寓言作品连载,每期都发表10则左右;如侯建忠老师的微寓言作品连载,多期也都是发表10则左右。可以说如果照这样做,寓言文学公众号一天推出的寓言作品,即可超过一本文学刊物多年发表寓言作品的总量。

再如《儿童文学信息》电子刊。这个电子刊的很多期我都“保存”着,因发表有我的寓言。我随便找出几期,在每期的“寓言文学作品选刊”栏目里,我数一下,每期至少发表15则左右,有的在20则左右的。就这个数量,一期《儿童文学信息》电子刊就已远远超过那些选发寓言的校园期刊或其他发表寓言作品的纸质刊物一年的发表数量。

四是存阅方便。在我们传统的观念里,寓言作品在纸质刊物上发表,样刊可以长期保存。在这方面,我们每位写作者对样刊都有着很浓重的情结,有时我们可以不要那些微薄的稿酬,但样刊一定要有。手棒样刊,看着自己的作品印在纸上,散发着墨香,那种感觉是很喜悦或说是很幸福的。但在网络上发表也是一样,我曾把自己的全部的寓言习作挂在天涯社区的“寓言格言”栏目中。多年以后,我又重拾寓言写作,可许多原稿都没有了,于是我在天涯社区上找到了自己多年前发表其上的作品。可以说是天涯社区把我的寓言作品保存了下来,所以很感谢天涯社区。

再如中国寓言网,只要你打开网站,在“现代寓言”栏目中找到自己的名字和自己的作品,而在正文下的专栏中,你所有发表其上的寓言作品都在展示出来。不论是哪一年发表的,都历历在目,一篇不落,保存完好,阅读方便。

当然,在网络、公众号或电子刊物上发表寓言文学作品还不被广大寓言作者从内心认可,但这个趋势不可阻挡,传统的纸质刊物将被电子刊物取代的那一天迟早会到来。

因制作电子刊物需要专门的软件、专业的人才,还会需要好多人力物力等等,到那时我们阅读电子刊物也是要付费的,就像我们现在想看哪种纸质刊物需要付费订阅一样。

[信息来源:中国寓言网    作者:王宏理]
发布时间:2022年01月21日

暂无留言
我要留言>>